【全员欢乐向】愉快的远足(下)

(上)  戳这里 



长跑大军在半路上会经过一个浅滩,海边金沙柔软,不断被湛蓝的波浪拍打,潮响犹如大海的呼吸,而另一侧碧绿的山丘起伏,景致怡人。许多提前到达的工作人员坐在那儿休息,招呼跑到浅滩的队员停下来补充能量。

跑在前面的年轻球员们率先抵达了这片沙滩,他们在棚子里稍作歇息,吃了些巧克力能量棒之后正准备离去,却被工作人员们挽留再多呆一会儿。

“现在是正午,你们不要跑得太狠了,今天球队是出来放松的,不是出来训练的。”

“来来来,吃烤肉吃烤肉。”

“放心,跑不了第一也不会怎么样的。”

想想也对,大部分小鲜肉们都不好意思拒绝工作人员的好意,便坐下来一起吃。而比他们更早到达的,少部分求胜心切的人则对烤肉一点兴趣都没有,比如厄齐尔和赫迪拉,他们一看到夺冠大热门穆勒并不在这里,便急匆匆地去追赶了。

顺带一提,在听工作人员无意中谈论起“托马斯真是好厉害,把两个烤肉饼叠在一起,几大口就吃完了”的时候,厄齐尔又受到了刺激——

这种技能他貌似一辈子也没法学会。

而赫迪拉吃到一半被他拽走,跑得太急,感觉肚子有点痛。

 

 

在厄齐尔他们之后到达的是德拉克斯勒和格罗斯克罗伊茨。

追了一路也没追上所谓“私奔”的胡梅尔斯和赫韦德斯,随着小德越来越急躁,大十字的内心也越来越不安。工作人员递给他一个包好的土耳其烤肉饼,累坏了的大十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大口地吃,一边觉得很委屈:为什么自己非得跑得满头大汗不可?原计划不是跟波多尔斯基他们吹牛打屁,慢慢晃悠到终点的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德拉克斯勒的心被正午的太阳晒得滚烫,急不可耐地喝了两口水,扯着大十字就要走。

“吃什么吃什么烤肉嘛!我们快点出发。”

大十字更委屈了:“我怎么连烤肉都不能吃了?”

小德双眼通红地瞪着大十字:“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说贝尼他们私奔了,就在前面拐弯,然后你带着我往前跑了一路了,人影也没看到。”

看到小德也筋疲力尽,大十字实在是编不下去了,他心里一横,决定豁出去把真相告诉小德,就算对方因此暴怒把自己揍一顿,也比现在这种互相折腾的状态要好。

“我说,我是骗你的。我根本没看到他俩。”

果不其然,小德暴怒了:“哦我的天!你这——我要打你!我要用烤肉糊你熊脸!”

然后大十字把手中吃了一半的烤肉饼递给了小德。

小德愣了,手里面抓着烤肉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大十字已经闭上眼睛、做好了烤肉砸脸的准备之后,等了很久也没迎来那预料中的烤肉糊脸。

莫不是被原谅了?

……并没有。

事实是,赫韦德斯和诺伊尔终于追了上来,小德一看到他,把烤肉饼扔在一边就去家庭团聚了。

大十字默默地看着被扔在一边的烤肉饼,再看看不远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创伤。再仔细想想,好像一切又是自找的,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难过。

 

 

吃完烤肉,大批人马也来到了沙滩上,不乏海边戏水的人们。

在半路上,一袭蓝色运动服、戴着墨镜的勒夫也加入了长跑的大军,和比埃尔霍夫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跑在队伍之中。

比埃尔霍夫看到他的衣领上别了个新的小玩意儿,颇有兴致地问道:“你上次不是在海边跑步把随身听掉进海里了吗?这是又买了一个?”

勒夫颌首:“对。也是上次的事导致我现在还有心理阴影,现在都不敢沿着海边跑步了。”

作为一个金牛座,比埃尔霍夫难得浪漫了一回:“别这么绝对,说不定你会在海边看到被海浪冲回来的你的随身听呢?这也是非常美妙的邂逅不是吗?”

“当然。”

于是到了海边,在比埃尔霍夫的劝说下,勒夫努力克服心理阴影,也踏上了那片细软的沙滩,悠闲地在海边散起步来。

比埃尔霍夫远远地朝他挥手,开玩笑道:“你看那片闪光像不像随身听?”

勒夫摘下墨镜,回头对他喊道:“没错,我好像真的在海里看到了——”

“啊?”这回轮到比埃尔霍夫愣住了,“这不可能吧!”

勒夫弯下腰,捡起了什么,远远地朝着比埃尔霍夫丢过来。领队先生起初信以为真,当发现那只是一颗贝壳后,为教练先生的顽皮感到很好笑。

然后,一个大浪打来,把勒夫的新随身听也卷走了。

 

 

大浪打来的同时,海滩的另一边,原本在沙滩上打闹的小鲜肉们全都在往岸上跑。

跑着跑着,罗伊斯突然转身,对身后的杜尔姆说:“你身后有只鲨鱼!”

杜尔姆莫名其妙地回头,浅水怎么可能有鲨鱼嗯?一愣神就被大浪砰地打了一脸,全身湿透了。罗伊斯本来正在毫无同情心地大笑,被偷袭的格策和许尔勒洒了一头的沙子之后,开始骂骂咧咧地追赶两人。

惨遭攻击的还有头发浓密的胡梅尔斯,在连博阿滕都开始朝他袭击之后,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发型像波多尔斯基那样是个寸头,这样就可以避免卷曲蓬松的头发里沾满了沙子的悲惨命运。尽管被围攻,胡梅尔斯仍然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并没有抓起沙子回击。

“咳咳!你们不要再欺负他了,我们来玩沙滩足球吧。”经过方才的乌龙事件之后,德拉克斯勒对被自己仇恨了一路的胡梅尔斯感到很愧疚,决定挺身而出。

“哦!谢谢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胡梅尔斯很感动,傻人有傻福。

 

 

另一边,尽管工作人员马上拿来了干燥的毛巾和衣物,可是杜尔姆一直在打喷嚏,感觉好不了了。他病怏怏地、可怜兮兮地打着喷嚏说:“我好像……阿嚏……感冒了。”

同样湿身但无大碍的勒夫建议道:“那接下来的路程你还是坐车吧。”

杜尔姆固执地说:“可我想和大家一起跑到终点。我不想一个人坐车,提前被换下的感觉挺难受的。”

勒夫不希望他因此吹风受凉,影响接下来的训练,但杜尔姆犟起来就很难说服,尤其是他很怕脱离群体,就算是喷嚏连天也要跑完全程。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从后面开来了一辆小电车,车上不是别人,正是坐车观光中的队长拉姆,脸上还戴了副墨镜,别提多悠闲了。

“嗨,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队长也在车上,杜尔姆终于不坚持了,乖乖地坐上了小电车,朝终点开过去。

“你也生病了吗,队长?”

拉姆当然不能说自己在偷懒,否则多影响年轻球员的积极性啊,只好说:“嗯,我有点感冒。”

杜尔姆伸手把拉姆身边的窗子拉上了,“感冒了还是不要吹风”,又把自己身上盖的毯子分给他一半,和队长一起成了病号,多少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而拉姆愣是没办法,装了一路的病号,热出了一身大汗都不好意思拒绝。

不过,虽然愉快的老年人观光车之旅被打扰了,和杜尔姆这个好孩子交流还是很让人愉快的。

 

 

经过漫长的追逐,厄齐尔和赫迪拉终于追上了最前面的两个人影,随着那两条细腿和两条长腿越来越近,厄齐尔的心中也安定下来。

一步两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近了近了,就快要追上了!

忍耐着内心的激动,厄齐尔如同一阵风掠过了穆勒的身边。过了一会儿,在他以为自己已经把穆勒甩掉的时候,一回头发现……

……等等,怎么还在旁边?

穆勒和默特萨克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迈动着腿,看起来很轻松,实则保持了跟厄齐尔等人一样的速度,实力深藏不露,且看似不经意间牢牢地跟着两人,让人实在不爽。厄齐尔见无法摆脱他们,只好用上了必杀技。

“啊,好累啊,好累啊,好累啊……”厄齐尔不断嘀咕着这句话,心理暗示大法好。

这招果然有效!在长距离的奔跑之后,默特萨克本来不觉得累,但是被他这么一念叨,突然也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重。厄齐尔继续念动咒语:“要不要休息一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吧……”

默特萨克拉了拉穆勒的衣角,弯下腰说:“要不我们休息下?刚才烤肉没吃够,现在饿了。”

“哦!好啊。”

穆勒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厄齐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趁这个大好机会!快!超过去!

他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身边没人了。一阵空荡荡的风掠过他的耳畔,一阵寂寞袭上心头。

奇怪啊,怎么感觉好像少了什么呢?

究竟少了什么呢?

大概过了一分钟,厄齐尔停下脚步,回头看到了坐在路边的赫迪拉。

由于厄齐尔的心理催眠大法太有用,赫迪拉也被他念倒了,此刻坐在路边起不来身:“好累啊。”

赫迪拉看了看厄齐尔,挥挥手:“别管我,你快跑吧,这下第一名就是你的了。”

厄齐尔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住了。接着他折返回来,跑到赫迪拉旁边坐下。赫迪拉很惊讶,但厄齐尔好像已经做了决定,怎么推都不走。

“不想拿第一了?”

厄齐尔想了想说:“嗯。一个人的话,跑到终点也没有意义。”

 

 

夕阳逐渐笼罩海边的公路,拉长了影子,为沙滩投下淡紫色的余晖。

在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的路上,所有跑到这里的队友都被比埃尔霍夫拦了下来,等到最后一名队员也到齐之后,勒夫吹了声哨子。

“列队站好,让我们一起走过去。”

大家问道:“那第一名呢?”

比埃尔霍夫说:“我说过第一名只能是一个人吗?”

勒夫接着说:“德国队是一个团队,我们是一体的。”

队员起哄起来,同时又觉得心里很感慨——

没错,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Fin.

热度 ( 1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