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欢乐向】愉快的远足(上)


比埃尔霍夫宣布,本周末集训后整个国家队和工作人员们有一场共同的远足,路线是海边的公路,沿途风景宜人,伴随着海风和白浪,能让大家尽情放松身心。

实际上这是一场半程马拉松,13英里的距离足够让球员们拉开距离,第一名会有神秘奖励。没有时间限制,大家也可以慢慢逛,不过一定要在夕阳下山前到达目的地。

 

站在半山腰的公路边上,大家已经集队完毕,等待着远足出发的指令,站在一起聊了起来。

大十字兴冲冲地跑到一撮聊得很欢的人旁边:“巴斯蒂!卢卡斯!你们要拿第一吗?”

老队员们纷纷笑着摇头:“不了不了,年龄大了没这个兴趣了,第一就留给年轻人吧。我们把这当作一次休闲散步,聊些不正经的才是正经事。”

“哎!”大十字对此很感兴趣,决定出发了以后就跟着他们一起走。

 


而另一边,厄齐尔偷偷地拉了拉正在做准备运动的赫迪拉,“我们拿第一去。别告诉别人。”看起来他是真的把这个当长跑比赛了。

赫迪拉条件反射地说好,但是他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一向集体活动参与度很低的厄齐尔这次燃起了小宇宙。

厄齐尔说:“哦,就是刚才偶然听到大家都说第一名肯定是托马斯。所以我也想拿第一。”

完整版是,有几个人已经开了赌局,大家都看好腿细如风的托马斯美男子拿第一,而一向不喜欢参与集体活动的厄齐尔赔率最高。

到处跑来跑去、蹦跶得欢的穆勒,并没有感觉到身后不时瞟来的怨气深重的目光。

 

 

一声出发的枪响,本来挤在一起的人群一下子散了开去。

以小鲜肉们为主的新人们集中在前面,争先恐后地和后面的队伍拉开了距离,似乎每一个都有着力拔头筹的雄心壮志。而老人们就显得淡定很多,一个个信步闲庭的,慢跑着聊天。

按照长跑的策略,厄齐尔一开始就混在队伍中前端,待到人群散开了一点,他突然发现,前面拐弯处有两个身影,好像是穆勒和默特萨克。对了,默特萨克好像也是夺冠的热门人选,没别的原因,就是腿长。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厄齐尔一下子就拖着赫迪拉往前追。

“等等,别跑这么快,容易受伤。”赫迪拉无奈地跟上去,他本以为这是一场轻松愉快的远足,现在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而在队伍的中间,波尔蒂观光团正愉快地聊着天,从后面突然追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朝着他们问话。

德拉克斯勒满脸通红,心情好像很焦虑:“你们看到贝(我)尼(爹)了吗?你们看到了吗?”

大家纷纷摇头,现在队伍已经完全分散了,在这么长的公路上想找人也是很困难的事。

“我刚才一直没见到他,说好一起跑的,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会不会跑到前面去了?”

“天!他丢下我了吗?”

波多尔斯基开起了玩笑:“嘿,小尤里安,贝(你)尼(爹)会不会跟别人私奔了,他不要你了。刚才好像看到他跟马茨一起跑到前面去了。”

情急之下,小德还真的相信了,满脸悲愤欲绝的表情:“贝尼竟然抛下我跑了!”

副队长不怀好意地补刀:“看起来是不要你这个娃了。”

大十字也跟着调侃道:“是啊是啊我看到了,就在前面那个弯,嗯,不远的。”这是他在跟波尔蒂观光团厮混之后学会的新技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然后小德一把抓住大十字的胳膊:“你知道在哪里对不对!带我去找他!”

大十字:“啥?……?!”

还没搞清楚状况,大十字就被悲愤状态下的小德拖着走了,波尔蒂观光团全员用同情的目光目送他离开。如此这般,为了圆谎,大十字也只能带着小德一直往前面跑了。

追了半天还没看到赫韦德斯的人影,小德更是急红了眼睛,恨不得飞到前面去找贝(他)尼(爹)。

“跑快点!跑快点!你跑得太慢了,是不是体能不行啊!”他对旁边的大十字吼道。

大十字有点后悔说了那句话。

 

 

远足中最有趣的就是,人很有可能跟平常完全不熟悉的人搭上话。只是因为,并肩同行,在徐徐海风吹拂,蓝天白云光景中,无论谈论什么都能让人感到惬意。

穆斯塔菲就跟克洛泽有了这样的缘分,尽管年龄跨度巨大,但两位文艺青年洽谈甚欢。

穆斯塔菲:“你闲暇时喜欢什么运动呢?”

克洛泽:“我喜欢钓鱼。你呢?”

穆斯塔菲:“真是个好运动!我喜欢画画,画人像。”

克洛泽:“听起来很棒。”

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克罗斯想:这两种运动究竟哪里是“运动”了?

他决定把自己的业余运动向两位热爱静坐的队友推广:

“我喜欢弹吉他!这也是很棒的运动!对不对?”

克洛泽和穆斯塔菲点头表示认可。

 

 

厄齐尔和赫迪拉正在追赶穆勒和默特萨克的路上,突然身边掠过一阵风,嗖地一声,他们被小德和大十字超越了。

厄齐尔嘀咕道:“很好,你们已经成功地激起了我的愤怒。”

他更想要拿第一了。

 

 

而有人完全不想拿第一。

拉姆队长举着一杆旗子,一脸责无旁贷的表情,独自一人走在最后面。

看到队长一个人形单影只,杜尔姆、齐勒等年轻球员曾善良地邀请他:“队长要跟我们一起跑吗?”

“别管我这个老年人,我一个人走就行。你们好好跑,去拿第一。”拉姆严肃地拒绝了。

“可是……”小年轻们面面相觑,露出了不忍心的表情。

“没有可是。”拉姆叹了口气,搬出了一大堆理由,“你们看,你们腿长我腿短,我跟你们一起跑必须要加快迈步频率,这样会打乱长跑节奏,拖慢大家的速度……所以我还是一个人跑比较合适,你们快走吧。加油!”

拉姆接着笑道:“而且就算不跟你们一起跑,我也与你们同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超过你们了呢?不要太小看老年人。”

小年轻队员们就差感动落泪了,再也说不出什么,一个接一个地跑向了队伍前方。

而他们万万没想到,拉姆队长在终于赶走了所有队员之后,转身上了旁边工作人员驾驶的一辆小电车,舒舒服服地往前面开去。

“往哪儿开,队长?”

“嗯,不用超过他们太多,对,在前面那个拐弯放我下来,我再跑一段。”

长跑这么累人的事情,老年人才不乐意干呢。

 

 

实际上,赫韦德斯只是在出发前去了趟厕所,然后这趟厕所久了一点而已。结果,一出来就找不到他的人影了,确切地说,队员们都跑远了,外面只剩下工作人员。

赫韦德斯四处呼喊着:“尤里安!尤里安!”

诺伊尔闻声走了过来:“你在找德拉克斯勒?可是他已经跑了好远了。”

“对,我们约好的……他怎么就先走了?”

诺伊尔耸耸肩:“不知道。你要去追他吗?”

“啊……”赫韦德斯看了看对方,“倒是你怎么还在这里?”

诺伊尔眨了眨眼睛:“看你厕所上了太久,怕等你出来的时候,就没人陪你一起跑了。”

这句话顿时让赫韦德斯鼻腔发酸。

 


TBC.


(下)  戳这里


————————————————————————————————

慕斯喜欢画画这个梗出自……我发现他Ins上特别喜欢给一些画点赞……好像唱歌也不错……真真儿的文艺青年!

顺带一说,Ins那篇我慢慢写噢~因为我最近上Ins很不方便(不是理由)

热度 ( 2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