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的Ins账号谁也不知道(6)

大过年的在Ins上刷出一大堆中文贺年词(我关注的都是DFB的球员啊~),真是感觉我朝雄起……

所以诺小新穿的是……啥……咋这么像是女装……


————————————————————————————————

上一章 戳这里


16.

上一章说到穆勒使用了“非常规”手段弄到了拉姆的半截Ins账户名,施魏因施泰格自然要把这条重要情报利用起来。

不过,他把这半截用户名放到Ins的用户搜索里一看,发现名字里含这半截的还真多啊,略摸一估计,至少有个千百来人吧。

……要是一个个找,这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但是副队长是个乐观的人,他认为说不定第一个就是呢?于是拉来了一大堆人帮忙一起找,怀抱着美好的期望点开了第一个人的头像。

……不,果然不是。

狗屎运看来也不是说走就走,这第一个人发了一大堆的美食照片,显然就不是对食物没什么追求的典型非吃货·拉姆;

第二个人也不是,因为他关注了一堆歌星,老人拉姆喜欢听的作曲家是不可能开Ins的……因为他们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过世了;

……

犹如在球场上副队长带领着队员们坚持不懈地拼搏,他们不眠不休地翻到了最后一页,终于发现一个头像是地板的账号,什么都没发过。这时候大家已经默认这就是拉姆了,不禁一阵欢欣鼓舞,但是点进去一看,它竟然关注了好多世界五百强企业家,比如著名中国企业家马云什么的。

所有队员的世界观都有点崩溃。谁也不觉得队长会关注一堆企业家,但除此之外,好像真的没有别的账号看起来像是属于队长的了。

 

 

大家都散了以后,躺在床上的施魏因施泰格此刻心里只有一句话:太奇怪了。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明明半截账号都拿到了,却依然还是找不到拉姆。倒不如说,那个账号,被抹去了“能被确定是拉姆”的特征。

难道他们之中有什么人跟拉姆通过信了?所以拉姆经过了一番修饰之后,那个账号看起来就不像是本人了?

会是谁……

如果是穆勒的话也说得通,当初他拿了半截的账号,是不是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拉姆修改呢?

天啊,“我们之中出了内奸”,这真是个可怕的假设。心思细腻的施魏因施泰格为此整整一晚都睡不着觉,脑补出了一整部的007电影。

 

 

就在施魏因施泰格夜不能寐的时候,队长拉姆的生活却风平浪静。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登上了那个头像是一块地板的账号,取消了对一大堆企业家的关注,一边感慨,自己不过是关注了马云,Ins就推荐了一大堆相关用户,一手滑就都关注上了,马云的影响力也是够广泛的。

而拉姆为什么会关注马云呢?这是因为在万达集团入股托雷斯所在的马德里竞技的同时,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想入股拜仁慕尼黑,高层领导让拉姆关注一下马云,于是他就真的在Ins上关注了一下马云的账号。

但是后来他听说,中国是不能用Instagram的,因为被“墙”了。

所以他关注的马云实际上是个伪Page。

队长一边取关一边想:如果要吸引中国粉丝的话,Instagram肯定是不行了。过了不久,他就开通了新浪微博。

这都是后话了。

不管如何,因为阿里巴巴,队员们跟拉姆的Ins账号擦肩而过。

 

 

17.

这一天,所有的球员坐在休息室里看录像。休息室里配备了沙发和毛毯,只见一个个平时活蹦乱跳的球员都像老大爷一样在毛毯里缩成一个球,舒舒服服地“瘫”在自己的沙发上。

录像有点长,播到球赛的时候大家还是全神贯注的,但是开始播球队历史的时候,大家就跟上课的学生一样开始走神了。

掏手机这个动作肯定是会传染的。当厄齐尔第一个拿出手机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互相扫视一眼,然后用毯子挡住了自己玩手机的那只手,埋下头偷偷地开始刷Ins。

仰着头的拉姆队长是看录像看得最认真的那个人,过了好久才发现大家都在开小差。好像还不只是开小差,有些角落已经传出了聊天的声音。

德拉克斯勒:“贝尼贝尼,你在Ins上发的照片都很漂亮啊!这张雪景好看!这张夕阳也好看!这是我!天呐,这个背影实在是太棒了,我觉得很!帅!气!贝尼你的摄像技术真好!”

虽然赫韦德斯感动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但是他是个诚实的人,觉得不能欺骗德拉克斯勒的感情:“孩子,你忘了吗?这张其实我照的是你的正面,不小心照成了一团黑色,看起来像是背影……真是太抱歉了……”

德拉克斯勒拼命摇头:“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细节,快从Ins上发给我吧。”

另一边以波多尔斯基为中心的一群人早已经开始自拍,在紧凑的训练间歇能有这么个休闲的机会也算难得,大家都在把握机会联络感情。

拉姆摇头:天啊,这些网瘾患者们。

不过他也不由得感慨,Ins真是个交流感情的好软件。

其实他并不是个不注重人际交往的人,相反,他内心也有很多尚未表达的丰富情绪,在忙碌之中就不得不积压在自己的身体里,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现在这个不外露的样子。

而拉姆逐渐开始意识到社交软件的神奇之处,Instagram可以进行一种“碎片化”的交际,起初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

——看到对方更新照片就会很开心。

——两个人Po合照秀恩爱也很开心。

——被关注的人点赞会很开心。

——给别人评论回复后也很开心。

……

拉姆正在恍惚,突然听到耳畔咔嚓一声响。他转过头,发现自己被杜尔姆举起来的手机镜头对准了,下意识地比了个V手势,面部表情依然严肃。小年轻羞涩地给自家队长拍了张特写,拿给他看:“队长,你觉得拍得怎么样?”

拉姆:“嗯,挺好的。”

杜尔姆:“我发给你?”

拉姆:“哦……可我没有Instagram。”

杜尔姆顿了一下,露出笑容:“没关系,我也没有。不过今天我想注册一个来着……队长你要不要一起来用这个软件,很好用的,注册也一点都不麻烦……”

想要公开Ins账号的话,这真是个绝好的机会。拉姆大可以把自己的账号伪装成是今天刚注册的,眼前这个真诚的孩子大概也不会怀疑。

如果公开的话,就光明正大地把队里的大家都关注上吧,也就可以跟大家一起玩了,发照片、点赞,不必再遮遮掩掩。

那一瞬间,拉姆突然意识到,自己开通Ins到现在,已经快要忘记,当初为什么是要瞒着大家伙了。

是想偷偷了解大家的生活,是担心开通账号后的公众反馈让自己应接不暇,还是只是单纯对新事物的抗拒?

不止这些,作为一个容易想太多的人,拉姆还担心以下的问题:每天要发什么给粉丝看?给粉丝看的东西需要有诚意,那会不会太过讨好?Ins的关系对现实中的人际影响有多大,会不会因为失手发错东西而造成不良影响?

不过,开通Instagram的目的,难道不是和朋友一起玩吗。

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呀。

这么一想,拉姆突然就释然了,他决定把自己的账号公开出来。

“好……”

杜尔姆期待地看着他。

拉姆还是太天真了。他怎么不想想,当时杜尔姆是为什么销的号?这一切当然都是施魏因施泰格安排好的,为了打好感情牌,特地让小将杜尔姆当了托儿。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哈哈哈”的大笑,两人都循声回头望去,只见诺伊尔正在满屋子追逐穆勒,而后者手中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机,边跑边笑,最后他被诺伊尔拦在了墙脚,守门员灵活地抱住了他的头,一把摁在怀里。

“这是……在干嘛……”拉姆目瞪口呆。

一旁的克洛泽还在努力分辨情况,然后向拉姆解释道:“嗯……似乎是穆勒偷拍了诺伊尔的屁股,威胁要在Ins上发出来。原因是诺伊尔也拍了他睡着流口水时的照片。”

然后克洛泽说了一句无心的话:“有Ins账号的人好像很喜欢这么互相玩儿啊。”

这句话好像警钟,一下子把拉姆敲醒了。

多一个账号就是多一堆把柄啊。

身为一队之长,怎么能给队友留把柄呢?绝对不可以!

拉姆转过头,对杜尔姆坚决地说:“好像很麻烦的样子,我觉得我操作不来这么多社交网络账号。刚才的照片,你还是用邮件发给我吧。”

 

 

 

Instagram温馨小番外一则

 

诺伊尔的账号

 

 

大家都知道,诺伊尔有两个账号。这两个账号发的东西是很相似的,有时候还会出现互相点赞的情况,让人感觉到某种精神分裂的前兆。

而诺圣臀当然不是精分。那么为什么他要注册两个账号呢?

这个大概要从他的儿童基金会说起。

诺伊尔的儿童基金会也有一个Instragram账号,而它的持有人就是基金会照顾孩子的老师们,她们经常会给孩子们看Instragram上球员的状况,还给孩子们介绍这是谁那是谁。

这一次,诺伊尔来看望孩子们的时候,被孩子们问到了一个问题:“有两个诺伊尔哥哥吗?”

“吓?为什么这么说?”

孩子们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老师跟我们说有一个守门员诺伊尔哥哥,还有个前锋诺伊尔哥哥,真是太棒了,那应该是诺伊尔哥哥的弟弟吧?我们希望像诺伊尔哥哥这样的人世界上能更多一些,那样世界就会更美好了。”

这么一听就知道孩子们肯定是误解了什么,不过诺伊尔还是感到非常开心,不愿纠正这个误会。

“是的,有一个前锋诺伊尔哥哥,是我弟弟,跟我长得很像。他进球可多了……”

孩子们很开心:“那我们能见到他么?”

“下次他就会来看你们了。”诺伊尔一股脑儿做了很多承诺:“他还有个Ins账号,会跟基金会的账号互相关注……”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回去就开通了一个新的诺伊尔账号,关注了诺伊尔基金会,并用老账号给新账号点了赞。

虽然一个人分饰两角稍微有那么一点累,还有那么一点精分,可是诺伊尔觉得内心十分充实和愉快。

Ins上总是一个人自娱自乐的诺伊尔,此刻也好像真的拥有了一个长得跟自己一样的前锋兄弟。



以上都是乱编,以及……

我绝对没有说过自攻自受这种话


TBC.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