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AU】DFB乐队生活(1)

两两在这里向大家拜个年啦~希望将所有的不顺都抛在去年,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迎接新的羊年~

也感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无论是明面的还是心里的,两两都能感受到的啦,谢谢你们的爱!我也爱你们!


————————————————————————————————


1.

辞旧迎新之际,今夜是DFB乐队的专场演出,按照每年惯例,依然由勒夫导演亲自编排。

默克尔总理是勒夫导演和DFB乐队的忠实粉丝,每年每场都不落。但DFB乐队演出的主题是很多元化的,有时候是爵士晚会,有时候是铁血风的重金属摇滚,有时候是结合歌剧的演出。据说重金属摇滚那一次把老太太吓得心脏都不好了,但她还是坚持看完了全场,屁股都没挪一下。

由此可见,总理是DFB乐队的忠实粉丝。勒夫对此也非常感激。

 

 

2.

新人克拉默这次不上台表演,跟着做场务搬乐器,由于他个子高力气大,他负责搬穆勒那台键盘。勒夫导演对他的行动力毫不怀疑,但是对他的方向感很是担心,于是对他千叮咛万嘱咐:“你到位以后,哪儿也别去,往前走往前走,直接往后台搬。”

克拉默也拼命点头,生怕自己搬错方向,又成为众人的笑柄。在第四个节目即将结束之际,克拉默摩拳擦掌,时刻准备着。灯光刷地黑了,他往台上冲去,啥也看不清,凭着直觉跑到了目的地,抱起那个东西就跑,一口气冲到了后台,往地上重重一放。

伴随着一声惨叫,舞台灯光重新亮了起来,所有乐器已经被搬完,只剩下一台突兀的庞然大物。勒夫着急地指着台上喊:“键盘怎么还在这儿?还有,托马斯人呢?!”

此时,键盘手穆勒鼻青脸肿地扶着腰从后台走了出来。

克拉默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搬了错误的东西——不对,是把人误当作是乐器给搬走了……

小晕菜克拉默,今天也一如既往地晕呢。

 

 

3.

波多尔斯基以前是乐队的一名吉他手,现在乐队招募的年轻吉他手多了,他对自己的新工作——灯光师也毫无怨言,坐在剧院二楼的小房间里摆弄调光台摆弄得津津有味。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在什么位置都能找到乐趣。

而同为DFB乐队里的乐手,施魏因施泰格不但是优雅的班多钮手风琴演奏者,现在还兼职了舞台监督一职。越临近演出他越是忙碌,但是他还是悠闲地爬上梯子,敲开了灯光师专属小房间的那扇门。

波多尔斯基看到他就笑:“你来干什么?这里位置多窄。”

施魏因施泰格不由分说地挤进来:“空间嘛,跟时间一样,挤挤就有了。”

波多尔斯基往舞台上打了一个聚光灯:“你这是打扰我工作。”脸上的表情却很是高兴。

施魏因施泰格伸手过来又加了一盏灯:“没多少时间能打扰你啊,我也很忙的。”

波多尔斯基笑道:“那就快跳下去。”顺手又打了一个灯。

施魏因施泰格说:“我才不跳。”凑过来,开了一盏摇头灯,顿时五颜六色的光效在舞台上乱晃。

与此同时……

站在舞台上的乐手们快要陷入集体瞎眼的状态了。

勒夫导演为波多尔斯基说话:“卢卡斯第一次打灯光,可能有点不熟练……我让巴斯蒂安去协助他,也许他们正在调试……你们稍等一下……”

格罗斯克罗伊茨说:“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灯光那么亮?”

 

 

4.

三年前DFB乐队曾起用过赫韦德斯作为主唱。

其实,赫韦德斯是个相当五音不全的人,乐队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那是DFB乐队的低谷期,上哪儿表演都会出现冷场和嘘声,以至于没有演出想请他们过去,于是大家开始严肃地讨论,乐队是不是要从实力派转型成偶像派。

谈论了半天,施魏因施泰格说了一句:“等等,如果是偶像派的话,我们要让谁来撑门面?”

大家齐刷刷地把眼睛转向了长相俊美的赫韦德斯,看得他都不好意思了,两只手不断地搓着裤子。

赫韦德斯说:“可我从小就不会唱歌,我只是个吹萨克斯的。”

施魏因施泰格说:“没事,吹萨克斯风练就了你的好气量,唱歌也要用气的,你肯定很快就能上手。”

赫韦德斯虽然觉得很不习惯,但他既是个随和的人,又是个有集体荣誉感的人,立马就同意了。

事实是,赫韦德斯的中气的确很足,但是,他一唱歌就跑调跑到在天上飞都不知道。在台下的观众看来就是:主唱长得好帅!也很卖力地在吼啊!不过他到底在吼些什么玩意儿?!

音乐专业出身的胡梅尔斯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好办法:让赫韦德斯唱粗犷的印第安歌曲,一是不用在调上,二是反正谁也听不懂。

赫韦德斯虽然觉得穿印第安草裙很尴尬,但他既是个随和的人,又是个有集体荣誉感的人,立马就同意了。

于是在几年之内,DFB乐队的风格就是印第安民歌,凭借俊美的主唱和奇特的风格打出了一片天下,不过不知为何,吸引来的女粉丝不多,倒是在挖矿的工人中特受欢迎。

悲剧的是,过了两年,主唱的发际线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在他的头发问题日益严重之后,DFB乐队就再也不存在“偶像派”或是“实力派”的问题了。对于过去的经历,赫韦德斯表示:总觉得唱歌的日子嗖地一声就过去了。头发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掉光了,像梦一样。

实际上,他的头发是这样掉的:每次演出都要在头发上粘羽毛,拔下来的时候都要带走两三根,久而久之地就……

还好赫韦德斯不太在意这些细节。

 

 

5.

幸运的是,这个时候DFB乐队招来了一名叫做罗伊斯的年轻主唱。他还拉来了两位小伙伴,给DFB乐队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首先,他们拥有了一位只要站在台上就能获得一片尖叫声的主唱,这位主唱无论是穿皮裤还是吊裆裤,无论是草泥马头还是大背头,都能展现他独特的帅气。不过人无完人,罗伊斯演出前经常掉链子,要么是吃烤肉吃到喉咙发炎,要么是拉肚子拉得不能上台,大家既心疼又难过,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让爱唱歌的穆斯塔菲顶上。

顺带一提,92年生的穆斯塔菲外号“老男孩”。

不管如何,罗伊斯的实力在年轻人里出类拔萃,到目前还是DFB的顶梁柱。

另两位出色的乐手分别是贝斯手许尔勒和吉他手格策。长相可爱的格策和天然呆电波系许尔勒是罗伊斯的好搭档,在加入DFB乐队之前,他们一直在街头演唱Justin Bieber的流行歌曲,据说很受女性欢迎。

 

 

6.

紧凑的彩排中,化妆也必须要同步进行。

DFB乐队的造型师、时尚顾问、化妆师是谁呢?最具有时尚品味的潮男是谁呢?

那就是——杰罗姆·博阿滕。

博阿滕是学舞台造型设计的,是一名皮肤黝黑的大帅哥,无论在什么场合出现都穿着得体。

不过,真的看到博阿滕拿起粉扑,一本正经地往别人的脸上拍的时候,所有的乐队成员还是笑翻了。

 

 

7.

整场演出中,拉姆是唯一一个演满全场的。因为他是DFB乐队的灵魂鼓手,乐队演出的节奏控制者。

彩排的时候,拉姆坐在自己那套鼓的前面,踩踩底鼓,调调座位的高度。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敲四下开始,键盘和吉他还有弦乐都一个个加入乐章。

但在演奏过程中拉姆发现了一个问题。

舞台地板太光滑了,他每踩一脚踏板,作用力都会让底鼓滑出去一些。越滑越远,越滑越远,渐渐地,他的腿就够不着底鼓了……

拉姆不愧是一个机智的鼓手,他给穆勒使眼色,让他帮忙挡住底鼓,不要让它滑走。穆勒也不愧跟拉姆心意相通,一下就感应到了,马上伸了一条腿过来。

但是由于地板太滑,穆勒一伸腿就摔了一跤。虽然他马上就灵活地爬了起来,但是这一摔让他把拉姆的底鼓踢得更远了。

小个子鼓手后来表示,当自己怎么伸腿都够不着底鼓的时候,感到非常心塞。

 

 

TBC.


————————————————————————————————

这是马年最后一个坑!也是马年最后一篇文!

认识我比较早的姑娘可能知道,去年八月刚来lof的时候就是写的乐队AU~后来坑了~现在重新设定了一下~写了那么多东西再回来写这篇也算是一个圆满吧(?)

感觉一直以来有大家的陪伴真的很开心!以后也会继续写写写   XDDD

谢谢!祝除夕愉快~!

热度 ( 151 )
  1. 末了人生未了情桜天隠 转载了此文字
  2. 桜天隠短短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好看死!猪波亮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