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全员】中古传奇(3)

【原创设定】【架空玄幻】【改良ABO】


这是存稿啦!我木有折磨自己的眼睛~请姑娘们放心!

还有就是,以后请三次元同学帮自己发文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因为他很有可能完全不懂怎么发图打tag做链接(



图是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画的!为上一章的配图!!!里面的马口和大十字真是太帅气啦啊啊啊啊啊啊美苏我爱你!!!!

大家记得要抢美苏太太的脸鱼无料本啊!戳这里

本章节奏好像有点快啊,主要是觉得松鼠和花住在一起画面比较美 0_0  哦脸鱼!穆勒出场!还有BFK大三角啥的就不打tag了……


上一章 戳这里


3. 

 

奥斯兰多王国边境,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入舒泽森林,层层叠叠的碧绿叶片染上金边。

“早安,菲利普。”

“早安,贝尼。”

赫韦德斯沿着旋转的木制楼梯从三楼下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餐桌上的早餐,新鲜的蘑菇酱烤麻雀和全麦面包,纯白的羊奶在玻璃罐子里装得满满的。拉姆似乎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份,此刻正对着门口的镜子,穿上黑色长风衣外套,再戴上一顶高礼帽,挽上手杖——边境地区的Beta工商协会会长准备出个早门。

在一个以机械制造为主的社会里,商业是被人们看不起的,但是人们又不得不承认它对于生活的重要性,因此对于从商的Beta,看法总是很微妙。比如商会会长拉姆,他当然是个能力强大的人,但Beta们总觉得制造精密器械才是正经事,因此每年的“Beta十大人物评选”“最具社会贡献奖”都评给了手艺活厉害的工匠们,一直轮不上拉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拉姆没有代表性的机械作品呢?

不过拉姆并不在意这些,依旧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的工作,深谙受尊重程度和富有程度不成正比的道理。他默默地在森林里圈了一大块地,建设了一个狩猎场,还有室内竞技场和训练场,让边境骑士军团、雇佣兵工会和各种各样的有钱人们无聊了就可以来打打猎、射射箭什么的。

说起来,他自己倒是个没什么生活情趣的人,和上流人物的交往也很浅尝辄止。社会上有些偏激Beta认为他跟Alpha王族勾搭在一起,这种偏见是错误的,因为拉姆虽然经常到中央山脉的王宫去商讨事宜,但每次晋见的都只有Beta的领袖代表勒夫一人而已。

赫韦德斯是个隐藏身份的Omega,从奥斯兰多学校毕业之后被分往边境,他不愿意加入边境骑士军团,又不愿意加入Omega互助组织——他觉得那群基本上算是被Alpha抛弃了才不得不自力更生的Omega有点娘们唧唧的。每每发情都容易收到石化兽的攻击,一开始过得很艰难,是拉姆给了他容身之所。

大概没有什么比这两个人住在一块更和谐的事情了。作为互相体谅的舍友,他们相处得非常愉快,在家务分配和生活习性上也没有任何矛盾。商人拉姆经常在外面奔波,而赫韦德斯则在偌大的森林狩猎场里捣鼓机械和园艺——就在他们的小木屋后面。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各忙各的,但当拉姆回到家,两个人在厨房里一起走来走去,忙活着做饭的时候,交流充满了……呃,闺蜜感。

拉姆:“贝尼,土豆切好了,沙拉酱也熬好了,碎肉末剁好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他自认没什么烹饪天赋,而赫韦德斯对做饭很有兴趣,两人刚好互补。不仅仅在厨房里,在园艺和布置上也是,赫韦德斯经常挖掘出一些生活中很有趣的小情调,比如改造挖掘机让它唱歌什么的。虽然他做的饭其实也不咋好吃,那台挖掘机唱的歌也不一定好听,但赫韦德斯豪爽又单纯的性格让思维缜密、没什么情趣、性格还稍微有点儿阴暗的拉姆一个人的生活里多了不少乐趣。而拉姆也是个贴心的人,不但经常帮赫韦德斯圆场面(在他和狩猎场里不遵守管理规定的Alpha们快要打起来的时候),走南跑北的时候还会为他捎带一些西部特产、神奇生发油回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看着他就觉得安心。”这就是一种伟大的友谊。

不过最近的氛围都有些不太平,就算是在森林里居住依然能感觉到空气中骚动的气息。赫韦德斯看着要出门的拉姆,问道:“你要去哪儿?白兰镇吗?”

“不,我要去趟中央山脉,王宫……贝尼,最近有点不太平,你自己小心。”

赫韦德斯应了一声,坐在木屋门口的围栏上,捣腾起他还没做完的那把弓箭来。当太阳升到一半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附近驻扎的边境骑士军团的来信,胡梅尔斯军官要来拜访。

 

 

边境骑士军团的调度让巴拉克元帅犯了难,他擅长组织严格的训练,但是在这种需要稳定军心的时刻,他就无比想念自己已经辞职的那个副官,并向上递交了文件,希望能把他从奥斯兰多学校调回来。

他一边快速通过走廊,一边对自己的参谋说道:“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像米洛这种性格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名老师呢?”

参谋弗林斯不好表态,只好沉默地跟着走完了这段路。他比谁都清楚,克洛泽离开军队,不仅是想远离Alpha、Beta和Omega之间错综复杂的晋升斗争,还有部分原因就是和自己还有巴拉克之间难以拎清的关系。

他们在走廊拐弯处遇上了阿内·弗雷德里希,骑士军团里的总务长。说到弗雷德里希,他当年也是一名勇将,但也不愿参与到残酷的军内斗争之中,便退居二线,甘愿做一名后勤。事实证明像他这种有才华的人即便做后勤也能做得很好。

弗雷德里希手上拿着采购单,对于突然要派遣部分兵力到龙兽遗迹去这件事,显然还没做好准备:“通过拉姆新采购的那批武器还没有运来,现在就出兵的话,留守的武器就不够了。”

巴拉克有些烦躁:“是啊,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要我们调兵?一下子打乱了一整年的训练计划。”

弗林斯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到底派哪支队伍,Alpha还是Beta?还是混合?如果是混合的话又应该由谁来指挥?”

虽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是Alpha和Beta之间的统帅矛盾依然是不可调和的,不和谐的氛围隐隐约约地弥漫在军团之中。经过训练的Alpha可以一以当百,但是人数有限,很容易势单力薄被围攻;Beta认为自己不该当炮灰,经常主张让Alpha打头阵。

他继续说:“我们一直镇守边境,就是因为这里的地脉里有大量沉睡状态的石化兽,一旦遭到能量扰动苏醒,无人防守的话,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奥斯兰多王国的边境线很绵长,看似平静,实则埋藏了无数的尸骨。在这条边境线上,石化兽平均数百年就会大规模苏醒,沿着边境线,密密麻麻犹如蝗虫一般地撞击奥斯兰多以血肉之躯筑成的防御,每次都是惨烈得被载入史册的战斗。硝烟过后,在边陲小镇上,便会响起吟游诗人为纪念英雄谱写的歌谣,鲜血在沙场上逐渐干涸,爱人的悲泣也在时间中渐渐消失,只有传说永恒。

几千年来如此循环往复,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奇迹般地守住了自己的故乡,机械围城的防御也在一代一代的修筑中更为坚固,但是仍然不可掉以轻心。接到上级的命令,所有人都犯了愁,一级通报意味着任务非常重要。

末了,巴拉克做出了一个决定,基于对拖沓的厌恶和Alpha能力的自信:“我带着Alpha到龙兽遗迹去,或许那里的情况不如想象中糟糕,那么以Alpha的实力可以速战速决,这大概是应对这个任务最好的办法。”

Alpha属于骑士部队,装配有机械改造的马匹,行动速度很快;而Beta大部分隶属于不具有坐骑的步兵队伍。也就是说,两支队伍从东部边境到达西南部的速度不可相提并论。

而弗林斯将会作为副帅,率领Beta部队继续镇守边疆。他没来由地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强行压了下去,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是目前最好的决定,也最符合巴拉克的性格。

也正是这个决定,奠定了骑士部队和巴拉克之后的危机。

 

 

将要随着Alpha部队出发的胡梅尔斯军官站在森林入口侧旁那扇紧闭的大门前面等了半天,清脆的接客铃才响起,赫韦德斯很少愿意开门,这次也仿佛是有了点儿预感:胡梅尔斯是来同他道别的。

看到赫韦德斯开门的时候胡梅尔斯感慨万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赫韦德斯既然决定开门也就不打算一直让他站在外面,邀请他到木屋里喝茶。两人相对无言地坐了半天,东扯西聊了一些关于园艺和油画的东西,胡梅尔斯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赫韦德斯望着天花板,双手抱着膝盖,和往常的交谈一样,一直在用各种方式逃避最关键的的那个问题。

赫韦德斯当然很努力地隐藏自己是Omega的身份,但对于一个仰慕者Alpha来说,这个身份实在是太容易辨认了。胡梅尔斯几乎是在喜欢上他的同时就辩认出了他是个Omega,然后用各种方式追了他半年,没事就跑来狩猎场,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谈话过程中,胡梅尔斯从各种角度阐述了这次的任务可能很危险。Alpha和Omega的结合可以为Alpha带来力量,赫韦德斯很清楚这一点。

“可我没法给你力量。你懂吗?”赫韦德斯轻声说。他握在一起的手有一点发抖,说出这句话对他来说也需要勇气,如果胡梅尔斯仔细思考,会发现这句话透露了很多信息。这不是一句拒绝,包含无奈,仿佛两个人的人生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胡梅尔斯试图追问,可是赫韦德斯拒绝回答。最后胡梅尔斯只能换了个话题:“如果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去的话,能不能把你做的那把武器卖给我?”

赫韦德斯笑了笑:“我做的武器质量不高,你看到的都是我做着玩的,如果你想要更强大的武器,应该找拉姆先生去购买。”

胡梅尔斯指着画框旁挂在墙上的那把小刀,示意赫韦德斯将它取下来。

“你说这个吗?”赫韦德斯有点惊讶,这把东西的使用价值并不高。他把小刀在手里转了一圈,它周身的古朴铜色耀眼地闪了一下,被握在手里的是一朵金色的小花,花瓣层层叠叠,尽管是金属器,却给人以柔软的错觉,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就是它。”

赫韦德斯很大方地说:“你要的话,送给你好了。”他摸了一下金色小花的花蕊,它又化成了刀。除了变形之外,这把武器不能产生火焰或者雷光,甚至砍人都不锋利。

“我不是来请求你和我结合让我变得更强大的……只是预感到这次任务可能会很危险,因此来向你告别。我想请求的是你的祝福。”胡梅尔斯珍惜地把刀连带刀鞘挂在腰间的皮带上,起身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地要求什么,就算是一个礼节性的拥抱。尽管是Alpha,他却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地对待赫韦德斯,静静守候着他。

最后的这句话让赫韦德斯觉得非常难过。他一直都知道胡梅尔斯是真心待他,只是出于各种理由不能接受对方。他们肯定还会见面,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真相一定会让胡梅尔斯崩溃的。站在大门口目送Alpha军官远去的赫韦德斯,真心希望那一天来得迟一些。

 

 

托马斯·穆勒也是边境城镇的一名商人,不过相比起商会会长拉姆来说,他更像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二道贩子,多亏了他的好人脉。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名声比拉姆还广,因为他不仅卖武器,自己也经常生产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比如家政妇神奇拖把之类的,然后拎到集市上去叫卖。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他不时挥舞着手中的拖把,大嗓门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还挥舞着一面木牌,上面写着:“勒夫同款,绝对好用;三天包退,十天包换。”

由于勒夫是Beta界的领袖人物,这句标语很响亮,一下子就卖出了一大半。在隔壁摊位同样卖拖把的小贩不服气地过来瞅他的牌子:“你凭什么说是勒夫同款?有证据吗?”

穆勒从身上掏出勒夫亲笔签名的证书,在他面前挥舞了几下,小贩立马没话说了。穆勒把证书宝贝兮兮地塞回口袋里,自豪地告诉对方,勒夫可是他的养父。

虽说出生的孩子都要在奥斯兰多学校里接受学习,不过那只是教育的一种方式,也有人会从学校里收养一些孩子,前提是能够将他们培养成才。穆勒就是勒夫还没当上领袖时收养的孩子,不过他无心从政,早早地就跑到边境开始自己的二道贩子事业,勒夫也随他去了,从他在百忙之中还抽空给穆勒写一张“我是勒夫,我代言这把家政妇神奇拖把”的证书来看,他真的非常宠溺穆勒这个孩子。

穆勒还在努力地叫卖,有一个身影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走到了他的身后,突如其来地拍了他的肩膀,让这位生意火爆的商贩哇地大叫出来。

“菲利!!是你啊!!!”

拉姆反倒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皱眉道:“那么大声干什么,聋了。”

穆勒马上从他的推车上抽出一个长得很丑的肉色物体,直往拉姆的耳朵里塞:“自制的智能翻译老年人助听器,很棒的,快试试。”

拉姆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别闹,快跟我一起去中央山脉。”

“去干嘛?”

拉姆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穆勒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平常的嬉皮笑脸马上慎重起来。

“你是说龙兽遗迹那边出了点问题,边境骑士军团正在往那边调遣Alpha部队……但是没理由啊……那个实验炉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吧……”

克林斯曼在会议上说龙兽遗迹出现了大量异变的怪物,因此在比埃尔霍夫的指令下,边境骑士军团派遣部分兵力前往调查。这本不是常人可以知道的情报,只是拉姆常年和军队有生意往来,便从弗雷德里希那儿听说了一些风向。

为了和穆勒一起去晋见领袖勒夫,拉姆果断地让他把摊子收了,拖把什么的都出血大甩卖了,穆勒为此心疼得直叨叨,直到拉姆答应他以后帮他推销,他才笑逐颜开。

 

 

距离开车还有3分钟,火车站月台上人来人往,坐火车对拉姆来说是家常便饭,在检票口刷了VIP银勋章,不必经历人挤人的痛苦过程,便从特殊通道轻松上车。穆勒不是VIP会员,但是有他亲爱的勒夫爸爸给的通行证,也走了特殊通道,兴冲冲地上了火车。

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疑似情侣的男人,白净男子一双眼睛又愣又大,正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又好像在放空;胡须浓密的那位男士表情温柔,就是脸有点儿长。拉姆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白净那人是Omega,旁边这位怎么看都不是Alpha,不过他觉得也没有必要提出这一点,在这个自由恋爱的社会,Beta和Omega的结合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只是日子会过得麻烦一点而已。

倒是穆勒兴冲冲地跟他们搭话,从他们的工作到平时吃饭的喜好,嘴巴没个停,知道了对方是一对之后,更是要求大家一起来玩肉麻大赛。

“什么是肉麻大赛?”厄齐尔问。

“就是按照某个句式互相夸对方。”穆勒转向拉姆,“我说一个给你们听。啊,菲利普,如果你掉一根睫毛就能让我实现一个愿望,那我想拥有你,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愿望了。”

虽然不是情侣,但拉姆已经习以为常,自然地接下去:“萨米·赫迪拉,如果你掉一根胡须就能让我实现一个愿望,那我想拥有你,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愿望了。”

赫迪拉握住厄齐尔的手:“宝贝,如果你掉一根头发就能让我实现一个愿望,那我就可以实现世界上所有的愿望了。”

轮到厄齐尔夸穆勒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穆勒,语塞了半天,说道:“啊,穆勒先生,如果你掉一根腿毛就能让我实现一个愿望……嗯,你懂的。”

四个人哈哈笑了半天,这才提到此行的目的地——中央山脉。

“啊?你们也跟我们一样是到中央山脉去啊!那里有很多好吃的……”在穆勒不停地跟对方聊天的时候,拉姆举着报纸观察四周,发现这辆车上竟有比想象中数量要多的Omega,觉得事态愈发严重起来。

他问厄齐尔:“你们是为什么要上中央山脉去?”

厄齐尔说:“是克林斯曼族长对Omega族人的召集……他让游离在外的Omega都回到中央山脉的王宫去,说是占卜显示最近有较大的危险。这就是Omega的族人庇护。”

穆勒看着赫迪拉:“可是他能跟你一块去么?他不是Beta么?”

厄齐尔点点头:“可以的,族长是个好人。”

这时拉姆才想到一件事:如果Omega都收到了召集,那赫韦德斯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他有些担心,就在火车开到某个站台的时候,给在家里的赫韦德斯发了一封快邮。没想到的是,赫韦德斯早就偷偷地出了门,搭乘私人马车往某个方向而去,那并不是中央山脉的方向,而是西南部的白兰镇——更确切地说,就是那个最近冒出了无数异变兽的龙兽遗址。

就算是好“闺蜜”,也总有自己的秘密,何况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TBC.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