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大院】邻居家的哥哥

来了来了 @糯二姑娘 你们要的咩短!不过只是小短篇日常……

第一次写这种中国大院设定,写的时候想起好多好多童年时光……有点精分了…



————————————————————————————————



住在拜仁大院的高迪诺觉得世界上没有比“邻居家的哥哥”更强大的人啦!

院子里住着好多人,从门口往里数有四棵大榕树,每一棵都枝繁叶茂,叶子挡住二楼的厨房,据说就是邻居家的哥哥爬到树上去帮每家每户给修剪的。错落有致的石凳,穆勒哥哥和新搬来的阿隆索叔叔大下午的就坐在那儿唠嗑,满眼日光闲散,说不尽的人情世故,都在相视一笑中融入了弥漫在傍晚的淡淡饭香之中。

高迪诺终于写完了面前的一本小学奥数题集,窗外的光也逐渐消失了,他把铅笔往桌上一放,急急忙忙地起身往外跑。厨房里传来一股炖肉的味道,一个声音喊道:“迪诺,快要吃饭了,你这是要去哪?”

噢,是李贝里爸爸。高迪诺一边抽出门栓,一边说:“我要去听穆勒哥哥讲故事,就在大院口。”

“那听完了赶快回来,免得饭凉了。今天我们不等你罗爸爸了。”大胡子的李贝里爸爸探出头来,在围裙上抹了抹手。他做的回锅肉是远近闻名的好吃,据说只有邻居家的哥哥做的松塔鱼能与之媲美。高迪诺最喜欢吃的就是爸爸做的这道菜,可是今天,有比回锅肉更吸引他的东西在大院口等着他呢。

他抱着小板凳在院子里跑,在16号楼和21号楼之间的巷子拐了弯,绕出去就到了大院门口的那棵榕树下。夜色已经逐渐模糊了坐在那上面的两个身影,但是还好,看起来他们性质盎然,还没打算走。高迪诺喘着气跑到他们旁边,穆勒哥哥朝他挥了挥手:“嗨,小高弟弟,今天也来啦,我们刚聊到巴伐市的方言呢。阿隆索是少数民族人,也有他们自己的方言,真是太有趣啦。”

阿隆索微笑着说:“虽然我的普通话是够用了,但到了这里,还得好好向穆小伙学习学习方言。”

高迪诺拍了拍板凳,坐下来,托腮看着穆勒:“哥哥,我想听昨天你讲的那个故事,关于邻居家哥哥的。”

说到邻居家的哥哥,穆勒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跟他认识好久了,他可是个传奇式的人物啊。你知道不,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拿了数学和英语的全国奥赛一等奖,保送本地重点初中重点班啊,心算开方、倒背词典随便就来。这还不是最牛的,他小学还是体育特长生,好几次跟着省队去参加国家比赛。气人的是,他可不是个死读书的料,经常招呼小伙伴到家里打游戏机。在大院里也可乐于助人了,经常帮邻居修风扇、修电视机、修马桶,邻里阿姨都夸他是个彬彬有礼的孩子。”

“可是呢,人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了。总要有点挫折嘛不是?拉姆哥哥在高考前竟然摔断了右手,打着石膏去上学,这可怎么答题!”

阿隆索惊讶地重复了一遍:“那怎么办,是不是要复读。”

“不!”穆勒一拍大腿,“拉姆可坚强了,他在一个月内就学会了用左手写字,还写得飞快。800字的语文作文他都能在规定时间内写完,简直神了。啧啧,我当时还小呢,就知道他每天练习写字,左手手腕都磨出了一道道的伤口。”

穆勒讲述得神采飞扬,就好像这是他自己的故事一样:“后来上了大学,他不但当了学生会主席,又是系里第一,年年拿国家奖学金,没要家里掏一分钱,还捐助了三个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学,可让家里省心了……”

高迪诺觉得又崇拜又失落,因为今天他被一道题卡了两个小时,烦躁得抓头发也算不出来,最后偷偷摸摸地抄了答案。唉,真是对不起罗本爸爸和李贝里爸爸呀。

听了邻居家拉姆哥哥的故事之后,他决定要发奋图强,成为一个像拉姆哥哥那样优秀的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晚他回去要再做两页的数学题。

“对了,拉姆过几天就要回拜仁大院了。”穆勒哥哥拍了拍高迪诺的肩膀,“到时候让你们俩见个面嘛,你这么喜欢听他的故事,他本人口中肯定有更多的故事呢。”

高迪诺一下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羊羔一样跳起来,咬着嘴唇拼命摇头,搬着板凳飞也似地逃跑了,把两个成年人远远地抛在脑后。

他不敢见到拉姆,觉得那个哥哥肯定会鄙视他的。自己还这么小,又这么弱,他可不愿意展现在偶像面前的形象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必须加倍努力才行,总有一天拿出让邻居家哥哥看得上眼的实力来,再大大方方地去认识他。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冬夏。高迪诺埋头努力了好几个寒暑,终于对自己有了点自信,不过,还不够,在穆勒哥哥口中的拉姆哥哥就像神一样,他怎么能追得上呢?他就是这样始终带着对偶像的崇拜和敬畏,努力追随着拉姆的脚步,又怕被那个身影发现自己跟在后头。几年下来,他还真的一次都没见过拉姆本人呢。

这一天,他跟小伙伴们在大院子里踢球,踢着踢着兴致来了,不知道是谁一脚就给足球兜上了二楼。砰地一声,足球咕噜噜地滚到人家的阳台上,撞翻了好几盆花。大家都吓傻了,绍尔悄悄地拉了拉高迪诺的衣角,他俩谁也没逃跑,但其他的小伙伴们早就脚底抹油作鸟兽散了。

高迪诺想到邻居家哥哥在街上勇捉小偷的故事——还是出自穆勒之口,觉得自己应该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鼓足勇气朝着窗口喊道:“您好!对不起!是我们把足球踢到了二楼!能不能请您把足球还给我们?”

绍尔提醒他:“赔偿,赔偿。”

“对,花盆我们会赔偿您的!”

他们心惊胆战地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害怕二楼会有一盆水泼下来。

过了一会儿,窗口里探出一张脸,那个人长得很可爱,穿着灰色的兜帽衫。他冲两个孩子笑了笑,把足球从窗口抛回给他们。

“不用你们赔,你们继续玩吧。”

高迪诺抱着球,心想这人以前在大院里没见过呀,又看着那个窗户旁边修剪整齐的树枝,突然油然而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又喊道:“请问您是拉姆哥哥吗?”他没有任何证据这么说,不过他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召唤吧。

窗户重新打开了,拉姆从里面探出脸来,冲他们笑了笑:“对啊。你是罗本哥和李哥家的孩子吧,我经常听穆勒说起你,说邻居家的弟弟非常优秀。今天终于见到你啦,很荣幸!”

那一刻高迪诺觉得人生无憾了。

他又鼓足勇气向自己的偶像请求:“能下来跟我们一起踢球吗?”

拉姆说:“好啊。”

于是便从楼梯上下来,高高兴兴地加入了小孩子们的球赛。看他并不生气,其他跑掉的孩子们也都重新围绕了过来。

不过,无论大家怎么踢,高迪诺都有点心不在焉的。

他心里始终在想一件事——

咦,邻居家的哥哥怎么长得比我要矮。


想来想去,高迪诺竟有点恍惚。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意识到自己长大了。


Fin.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