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关于同人文里的友情和爱情的看法

主要是想谈谈穆拉……顺便说一下自己写CP的观点吧……  > <   


我是理想主义又严肃的人,所以观点可能会有点偏驳。因为是理科生,所以想东西的时候充满了各种『假设』和『前提』还有『控制变量』,如果觉得难以理解的话……也……挺正常的……




首先我们创作同人文的时候,一定是在平行世界里建模的过程(就比如雕塑啦3Dmax啦)。无论怎么去还原人物性格,都不可能还原『球员』本身,最多是让自己的角色更像他而已。这个像与不像的程度会有作者心里的标准,也有他人的评判。


那么在腐向同人文中建立的角色,到底能有多『像』他们呢?或许没有成家的人很难理解『家庭』对人的意义——一个完整温馨的家庭不管是对人的职业生涯,还是对其的生活态度都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好伴侣能给予的支持,绝不仅仅是相夫教子那么简单,而是使对方能充满安全感地飞往全世界比赛,无论带着荣誉或失败,回到家都像是舰队停泊港湾。


当然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有些人更追求生活稳定的安全感,有些人精力充沛愿意享受新事物,有些人一直换来换去宁愿单身,有些人早期幸福美满到了中年出现职业分歧和感情危机,这都是在职业球员身上可以看到的。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对待家庭也有他们自己的态度,这点需要注意。


早期在AU设定不盛行的时候,(我看到的)文大多数都是描述现实中场景的:球赛、赛后狂欢、两人的身心交融、躲躲藏藏的社会关系,写得比较好的文里大概还会让他们的老婆睿智又通情达理,痛痛快快地摘下结婚戒指。在这里面,爱情的主要冲突是双性伦理关系,或许还包括转会带来的离别。伦理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一般都觉得『你开心就好了』。但这些文多半都是虐的,因为要迎合现实中的时间轴,作者很难施展开。


现在则有了更多可能:校园、演艺圈、黑道、战争、推理、魔法架空、中世纪……现实本身也可以是半AU的足球生活,女朋友不再出现。当家庭不再是爱情的束缚,同性恋与异性恋的价值观不再是影响他们考量的因素,那我们就能自由地让他们痛痛快快谈恋爱啦。现在的伦理关系较以前可能更为复杂……嗯……包括小三啊出轨啊混乱的五六角关系啊什么都有,这正说明同人界的百花齐放嘛。


无论是什么文,都是基于现实中已经存在的『关系』或者『属性』。从一个现实中的糖或者梗不断联想延伸,在文里通过各种设定和情节补全成这两个人的爱恨交错,这就是写文的我们干的事。大部分人都能分清现实糖和自己想象的区别,也不会在乎到底有多OOC,『写/看得开心就好了』。


但我是一个严肃又理想主义的人嘛……很容易在我喜欢的人身上寄托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有些时候自己想不清楚那些东西就会很不开心,所以就有了以下的一些观点,真的仅仅是个人观点噢。


以下一切都是因为,我希望我写的角色更贴近他们现实中的性格。



1.

同性恋(Gay)和双性恋(Bi)是必须要分清楚的概念。Gay对女孩子没有兴趣,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绝对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双性恋。为了世俗观念去祸害一个不爱的女孩子让她和自己结婚生子,有点懦弱啊,会让我从道德上产生一种幻灭感。我希望这些角色如果是同性恋就堂堂正正地gay着。


但足球界是恐同的啊,大规模出柜和结婚领证显然不可能,所以同性恋依然还是不得不隐藏自己,而且还要面对某些安全感的丧失——家庭。可是有些人从性格上就特别需要家庭的支撑,那怎么办。


我喜欢拉姆,想让他在文中得到很多很多的爱,只要我觉得他需要。他自己说到克姐的时候用了support这个词,我觉得克姐作为宝马高管和贤妻良母,的确是他最好的后盾。可是在文里我想让一个和拉姆相像的角色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啊,克姐不会出现的,那这个后盾就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来自其他男人,比如友情、比如爱情。


正是因为承认克姐、小榴莲和美满的家庭生活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是拉姆的性格中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写文的时候总能很清楚的意识到,如果没有这个家庭,他会缺少一些情感支撑,以至于性格上肯定会有点不一样,生活和职业都不能那么放松。不过插播一句,就算是平行世界里的真gay我觉得他也会在18年退役的,因为结束职业生涯以后,就能出柜、回老家结婚了……


2.

托马斯·穆勒和菲利普·拉姆。


这一对每天都有情意绵绵的各种糖在往我们嘴里塞,各种瞎狗眼……那个FM的球员互相喜欢的帖子我想大家都看到了,在里面拉姆唯一双向喜欢的就是穆勒。而穆勒至少还和包括戈麦斯之内的一些人双向喜欢……唯一的双向喜欢说明什么?


拉姆官方认可的好朋友寥寥无几,能让他那么开怀大笑的人也就穆勒了。再仔细想想,他们的家庭都很幸福。那拉姆这么一个怀旧、保守、安于现状的人,也不会再需要更多友谊了吧。就算他不是队长,也不会像K神和波波他们一样,那么开心又热情地去结交小鲜肉了。


其实我吃这一对的糖吃到心里去了,以至于我真的觉得现实中你不太可能找得到拉姆其他哪怕是一点儿CP的蛛丝马迹,有也不可能像穆拉这么相性。还好我还有平行世界。


基于以上『不出轨』的前提,我假设现实中穆勒和拉姆之间的感情是友情。拉姆和穆勒的友谊天长地久,建立在已有的幸福家庭上,现实中他们的生活快乐美满。这是我自己的假设,不希望他们出轨。插播一句,如果现实中球员有疑似和我三观不合的行为,我也没法拿他们建立角色好好写文了,当然也不黑,最多变路人。


拉姆有一个穆勒那样的朋友。如果给我,我也想要一个穆勒那样的朋友。


穆勒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如果说世界上普通人要么是快乐而愚蠢,或者痛苦又聪明,那么穆勒就是快乐又聪明的那种人。在任何场合他都能放松并且充满力量。这样的人是几乎没有人性上的弱点的,因为他容易找到快乐,内心非常满足,你无法抓住他的把柄激怒或者伤害他。作为朋友,他总能逗你开心,吸收你的负能量也毫发无损。我想每个人都会有那种跟朋友诉苦但朋友会嫌弃你传递负能量的经历,那是因为朋友是普通人,自己也有自己的烦忧,又怎么能消化你的负能量呢。只有快乐的人才能带给别人快乐。


傻乐本身就是智慧啊。看透一切的人才能傻乐,真的。这就是托马斯·大隐隐于市·穆勒。



3.

爱情和友情也是必须分清楚的概念。


关于友情的定义无需多言,『稳定的安全感』。在一个群体中你有自己的位置,他们总能接纳你,无论你开心或丧气,陪伴着你。这种陪伴让你感到温暖和安全。

和家庭有点像。


而爱情是什么,爱情是一场战争。正是因为爱让人心绪起伏波澜不定,如同探险幽深丛林一般惊险,又在柳暗花明之时心潮澎湃,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人的情绪,它才能叫做爱情。


它给人带来的是『不安定感』,这一点和友情是完全相反的。男同性恋之间,比男女之间的细枝末节优柔寡断来得绝对要粗暴而强烈,更何况是充满男子气概的球员呢?想见面、想表白、想接吻、想占有。赤裸裸的欲望,肌肉发达的肉体。即便是小清新地谈个从陌生到告白的恋爱,那也和友谊是完全不一样的——过程中充满了可能被拒绝的不确定性呀。


我无意在这边做情感大师……只是多说一句,如果想在恋爱中维持新鲜感,就更不能将自己尽数暴露在对方面前,要源源不断地保持这段关系的新鲜感和神秘感。


和一个人的友情是基于对他的了解;

而爱情则是基于对他不了解但是你想要去了解他的心情。


我一直在思考每个角色的性格,他们究竟能给拉姆带来什么,必须让发生的情感符合他们的个性。从年轻时的事情还有自传中都可以看到,拉姆身体里流淌着对『不确定性』的担忧,容易想太多,和其他开放自己接受小鲜肉的老球员相比,他宁愿选择自我封闭。


而穆勒能给人世界上最好的友情。我觉得拉姆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真的是太好了,至少能让他敞开心扉。就像上帝赐给他的礼物。


对这样的拉姆来说,爱情是危险的,友情是安全的。


如果爱情是战场,那么对象就是你的对手,朋友就是你的战友:在追求阶段给你出各种馊主意、在大众场合调侃你俩拿你们开涮、在你失恋时陪你喝酒到天明、只要你心情不好就随叫随到。


你不能将每一个战友都变成对手,否则你的世界该多么不安全啊。真正的爱情除了傻白甜还有很多很多的柴米油盐猜心大法你爱不爱我你说,会让人心神不定,这也就是爱情的乐趣所在。


在我的笔下,穆勒是拉姆最后的安全感。他的性格能给拉姆最好的支撑,能弥补当文中没有克姐和家庭时拉姆安全感的缺失。就算文中穆勒都没出现过,但我在脑补的时候也会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一直站在拉姆的身旁。


如果连他也变成拉姆的对手,我觉得很可惜,因为这种友情比爱更坚定也更美丽,而且独一无二地属于穆拉。


唯一的穆拉。


没有穆勒这个朋友的拉姆,是不完整的。



当然,只是在我笔下是这样而已……比穆勒还亲近的比如凹凸哥和阿内他们,也可以做拉姆和穆勒谈恋爱时的战友,在别的姑娘的文中有无数可能性,我只是说我的看法,因为以我的笔力无法打破我自己的观念    > <


所以谢谢那些没有因为我不写穆拉而取关我的穆拉爱好的姑娘们,谢谢你们~

热度 ( 52 )
  1. 十年一觉穆拉梦短短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2. 桜天隠Bob Loblaw 转载了此文字
  3. 电饭煲能煮饭也能下面短短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之所以这两个人-或者从拉姆这方面来说--敢天天这么发糖,就是因为两个(或是穆勒)有非常稳定的婚
  4. Bob Loblaw短短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我很希望自己喜欢的CP在“同人”文里能在一起,但依旧希望“现实”中的他们都够和各自的爱人,家人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