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全员】中古传奇(1)

【全员】【原创设定】【改良ABO】

设定很严肃,没有乱搞,但是写得很烂

果然架空玄幻长篇简直不是我这种渣渣能玩得动的啊嘤嘤嘤!!!

七千多字出场12人,故事还木有展开,据说信息量有点大,欢迎留言 qwq


 

 

序  

 

奥斯兰多大陆。

这里的文明崇拜机械,崇拜秩序。归根结底,他们崇拜着能源。

中心能源位于中央山脉的深处,它是世界的起始,也是循环的结束。有人说它是一团光,也有人说它像岩浆汩汩流动,火焰四处蹿跳,但唯一能见到它的Alpha王族对它闭口不谈,普通人也无从得知。

它是信仰,是神的力量,是让这个社会所有机械能够运转的核心动力。能接近它、取用它的只有Alpha,一个古老而强大的种族,中心能源孕育出来的神之子。

围绕着中心能源,以中古机械为载体,这个高度发展的文明,分工明确而井然有序。和Alpha一同在中心能源中出生,人数极为稀少的Omega,作为Alpha的辅助,在能源的循环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而Beta作为技艺良好的机械师,占据了人口比例的大多数,负责这个社会大部分的生产运作。

封闭、严谨、有序。

忙碌的管道叮当作响,飞艇在城市上空盘旋。拿着手杖的人们礼貌问好,合上精致的怀表,从月台走向整点的火车。

在这样一个文明中,纷争无处不在,旋律却沉默无声。

 

 


第一章   成人礼

 

 

1.

 

巴掌大小的盒子。

银灰色的表面上刻着华丽对称的浮雕,通体散发出典雅光泽。就在这么小的盒子上,细细辨认下来,山河森木的纹路一应俱全,图案繁复得犹如陈尽世间百态。它没有开口处,六面浑然一体,但人们也可以敏锐地感觉到,里面有无比精巧的机关,稍微厉害一点的机械师还能听见里面轻微的齿轮转动声。

所有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它是活的。这个以完美的姿态呈现出封闭感的小盒子,随时蓄势待发,令人产生一种对不确定性的畏惧。

在低年级的学生中,这已经算是相当完美的武器。格策把它拿出来的时候,引发了学生们一连串的惊叹声。他当然听得出来里面夹带着恶意的怀疑,笑了笑说:“这不是我自己做的,是我买的。”

接下来“打倒土豪!”的起哄就明显善意了许多。

在奥斯兰多学校,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如何制造精密的仪器,从小小的怀表到巨大的轮船,他们绘制设计图、做模具、亲自锻造和驾驶。但十多岁的男孩子并不满足于这些普通的仪器,他们最想给自己做的是一把武器,一把低调又强大的武器。

相比起能工巧匠的Beta,Alpha并不擅长制机械制造,但他们作为王族,拥有向别人购买武器的特权。有不少的Alpha为了面子,会将明明是从他人手中买来的武器装作是自己制造的,这一点上,格策的坦诚为他加了不少人气。

马里奥·格策,是奥斯兰多学校中难得的能真正融入Beta群体的Alpha。部分原因是娃娃脸的外表,更多的是他谦和善良的气质,从不冲动莽撞的优良品质,一下子就将他和别的Alpha区分开来。

“可以让我们拿一下吗?”

在同学们的要求下,格策把它放到桌面上,摊手邀请他们来拿。

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盒子会这么重,就像是在桌面上生了根,普通的Beta根本拿不起来。不信邪的大个子也都来轮番尝试了一下,均以失败告终。他们面面相觑,同时也感受到了这个盒子的不寻常——密度这么大,用膝盖想也知道它拥有多么精密的内部构造。

大家都退后散开,等着格策揭开关于这件武器的秘密。

格策笑了笑,伸手把它握在手心里。他轻轻地敲了敲盒子的某个部分,银光一闪,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手中握的已是一把小小的匕首。它的末梢是装饰性的牙,还有缭绕的花纹,从柄部一直到刀尖。

格策握着刀,反手在身后挥了两下,轻盈的破空之声听起来如同鸟啼。

所有武器都能够会变形,但这个盒子的变化速度太快了,谁都没有看清楚。

不过目前看来,这么袖珍的武器攻击性是很有限的。武器是魔法攻击的载体,内部必须有一个能量储备设施,还要有一定空间的能量反应场所,两者任何一样不足,都会导致武器的攻击力无法发挥出来。

“嗯,里面的能量还够用。”格策自言自语道。他问站在身边的许尔勒:“你上次说觉得校门口的一根圆柱特别丑,还记得么?”

“当然。”许尔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五百米开外的校门,“就是那根长得跟大便一样的,丑死了。”

格策大笑起来,挥手让周围的人让开,“看着。”

他将匕首横在脸前,左手的食指中指从侧面夹住刀身,轻轻从刀柄捋至刀尖。他的手指动作仿佛引出了能量,刀面上渐渐浮起金色的光芒。格策眯起一只眼睛,慢慢对准方位,然后上前一步,从左至右极快地一刀划出。

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也没发生。只听校门处“轰隆”一声,那根柱子拦腰断成两截,地面尘土飞扬。嘈杂喧哗声马上传了过来,“怎么回事!谁干的?”

“愣什么,跑啊。”看一群人都被惊呆了,格策转身拉起许尔勒就跑,破坏公共财物可不能让老师抓到。

“噢!太帅了,马里奥!”他们身后的同学们欢呼起来,“我们也觉得那根柱子特别碍眼!”

“这明明是远距离攻击武器,为什么要做成匕首的样子?你可以做成弓,或者是枪什么的。”许尔勒边跑边问。

格策挠了挠头:“我当时想的是,到了野外,弓和枪都不能用来切肉吃,所以还是做成匕首,以防不时之需。”

“你……你还真是到哪里都不忘了吃啊。”Beta许尔勒无奈地说。

 

 

 

窗外一声鸟叫,晃动的影子闪过,克拉默手抖了一抖,工具刀就把手里的软铜捅了个窟窿。他沮丧地站起身来,走到教室的另外一边去重新拿材料。

“你今天早上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克罗斯问他,他雕刻得很快,手上的模具已经快要成型了。

克拉默摇了摇头,在他旁边坐下,托着腮帮。克罗斯停下手,以为他有话要说。但克拉默只是说:“你继续雕吧,我在旁边看着。”

克罗斯向来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性格,当下就直截了当地问道:“是不是因为快到成人礼了,你担心自己是Omega?”

克拉默一下被戳中心事,忧心忡忡地说:“谁不担心?”

“我啊。”

“为什么?你难道想做个Omega?”

克罗斯转过脸来,很自豪地说:“因为我是Beta,所以我不担心。”

克拉默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用一大一小的眼睛投过去充满怀疑的眼神。

“我比你们大两岁,发情期早就过了。”克罗斯解释道。

这时候旁边一只手探过来,一下子把克罗斯手中的模具捞走,伴随着肆无忌惮又天真的笑声:“两岁的差距都体现在脸的宽度上。”

两人同时抬头,看见德拉克斯勒站在旁边。他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虽然年龄还不大,但是在人群中存在感极强,不仅因为帅气的外表,还因为举手投足间的侵略性气质。克拉默往后缩了缩,还不能确定自己性别的时候,他不想招惹是非。

克罗斯倒是习惯了这样的调侃,他抬手取回自己的模具,无奈地看了眼精力充沛的德拉克斯勒:“作业布置的机械设计图都画完了么?”

“没有。”德拉克斯勒认真想了想,“嗯,好像上个月的作业都没画完。”

“……你是多久没做作业了。”

“所以才来找你嘛。”

“我才不帮你做作业。”

德拉克斯勒说:“托尼,我不是要你帮我做作业,是要你帮我做模具。”

“那更糟糕了。”克罗斯一口回绝。

 

奥斯兰多学校位于中央山脉下的城堡外围,全王国的孩子从出生起必须在这儿接受教育,直到成年礼(18岁)过后再选择留校,或者是去往王国边境的骑士兵团服役。留校的只能是Beta,他们毕业后将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机械师,而Alpha和Omega则会全部流向兵团,还有很大一部分去往兵团的人是战斗型Beta。

他们主要学习的是机械制造术和各种科学知识,以便于未来的多元化就业,当然,大部分人从事的是机械师一职。他们同时也会锻炼武技,为将来可能的战斗做好准备。社会上,技艺高超的机械师能得到人们最高的敬意,因为机械是一切的生产活动之本。学校中,机械制造的水平也决定了这个学生的成绩,大家每天都在钻研如何能将一个器具做得更加精妙。

这些学生中,大部分都是孜孜不倦、名列前茅的Beta,小部分是一看到机械设计图就头疼、但是一上斗技场就威风八面无人能及的Alpha,更少的一部分,则是怎么努力都学不好机械制造、却对各种科学知识吸收很快的Omega。

Alpha外形出众,学生们能很轻易地分辨出Alpha来,隐藏在人群中的Omega却鲜为人知。他们不会主动去猜测,八卦不是奥斯兰多人的特长,这个社会的秩序在有形无形间保护着Omega的隐私。大部分Beta对此毫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提升自己的手艺,在躁动的Alpha四处寻找着Omega的时候,Beta会愿意帮助Omega隐藏自己的气息。但一旦急起来,大家也会骂道“你特么是个Omega吧你这傻X”。隐隐约约的歧视意味。对学校里那些明星般耀眼的Alpha,Beta们表面上很是顺从,但心里也嫌弃他们不学无术。

 

“帮我做帮我做帮我做。”德拉克斯勒嚷嚷起来,“马里奥说他的刀模是你做的。”

“他那是买的。”克罗斯有些头疼,做一个武器模具少说都要好几星期,他手头还有一堆活,实在不想听从这种任性要求。

“我也可以买。”身为贵族的Alpha当然不缺钱。

克拉默把玩着手上的铜块,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这两人对话。不知怎么的矛头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德拉克斯勒见说服不了克罗斯,一把拽住克拉默的手,和他双目对视:“那你帮我做一个吧,我看你的样子应该成绩很好。”

克拉默被他这一手给整蒙了,下意识地应道:“不我成绩一般般可是……”

“可是你会做。那就这么定了。”德拉克斯勒接过话。

当克拉默反应过来的时候德拉克斯勒已经高兴地走远了,他转过头面对着克罗斯一张同情的脸,不由得也有点同情自己。两人重新坐下来,继续雕刻没完成的模具。

“所以说,托尼,你比我们大两岁是吗?”克拉默想起了刚才未完成的对话。

“是的。”

“那你为什么要留在这一级呢?按理说你应该在高年级深造才对。你的技艺也很好,完全可以升级。”克拉默问道。

“我是故意留级的。”克罗斯说。

“为什么?”

克罗斯冲他嘘了一声,“上课了。”

循着他的视线,克拉默望向教室门口背着阳光走进来的人,面容清俊,温文尔雅。他夹了一沓资料,轻轻放在讲台上,“同学们,接下来我们要上的课是大陆地理史。”

看到克罗斯的视线紧紧地粘在克洛泽老师的身上,克拉默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他低下头抠着铜块上的碎屑,又一次开始发呆。

他依然很担心自己是个Omega。

 

 

有这种担心的不只是克拉默一个人。

“怎么办,我好担心。”在餐桌上,穆斯塔菲放下勺子,对学长许尔勒说。

许尔勒淡定地看了看他长满胡须的脸颊,“放心,我觉得你应该不是Omega。”

“为什么?”

许尔勒不想伤他的心,索性回以尴尬的表情,然后低下头继续吃饭。

另一旁的杜尔姆和金特尔也轻声交谈着。

“你也担心你是Omega吗?”

杜尔姆犹犹豫豫地扫着周围人的目光,好像怕有人在看自己一样,“我就是想知道。”

“你不如去偷学校档案库看一看,其实在我们出生的时候资料就已经记录了性别。”

高年级的拉斯·本德刚好端着盘子路过,就接话提醒道:“法律保护Omega在学校期间的性别隐私权,偷看资料是犯法的。”

两人马上噤声了,过了很久才敢重新说话。

杜尔姆心有余悸:“他是Alpha吧?不然怎么那么大老远的就听见我们的声音?”

金特尔说:“Alpha的身体素质比较好,这也不足为奇。”

杜尔姆舔了舔嘴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临近成人礼的这段时间,学校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除了性征很明显的Alpha以外,其他人都不能确定自己的性别(除了女性,因为只有Beta有女性)。就连一向坚定自己是Beta的学生,都开始有点慌乱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达到年龄的Omega会逐渐发情,这种发情伴随的是空间内能量的波动,Beta是感觉不到这种动静的,而Alpha对此极为敏感。

说到这种机制,就不能不提中心能源。

它是奥斯兰多王国赖以生存的能源核心。社会运行所需的所有机械都在使用中心能源提供的能量,但任何机械对能源的利用率都不可能高达百分之百,能源在传递的过程中,会流失一部分到空间内。

成年后的Omega具有收集散落能量的能力。平时,他们可以将这些能量化为己用,以至于看起来和Beta差不多强大。而到了每个月发情的时候,他们会无法控制地吸收空间内所有散落的能量,却不能使用。这样不断吸纳存储能量的状态使得身体负荷过重,令他们虚弱而痛苦,寻求和Alpha的结合。

和Alpha结合能让其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一旦受孕成功,会产生携带大量能量的归还结晶。由Alpha将归还结晶放入中心能源,这些结晶就会在黑暗中孕育出新的生命,Alpha或Omega。

这就是Alpha和Omega的传宗接代过程。

Omega在结晶之后的一年都无法恢复收集能量的能力,直到下一次和Alpha再次结合,Alpha会因Omega吸收的能量而变得更为强大。除了第一次结晶的Alpha以外,任何Alpha和Omega的再次结合都无法让他们恢复吸收能量的能力。由于没有法律条文规定Alpha不能抛弃Omega,Omega若是被抛弃,便只能从事一些社会地位不高的轻量的工作,所以Omega对Alpha的选择必须非常谨慎。

如果说Beta作为机械师,是维持社会生产运行的必要条件,那么Alpha和Omega就是这个社会存在的必要条件。每一个Omega对世界间能量的平衡都是很重要的,世世代代如此流传。法律也尽可能地保护Omega选择伴侣的权利。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批理疗师Beta来到学校。他们有很特殊的装备,可以尽早发现Omega的发情状态,并抑制Omega带来的能量波动,隐藏其气息不让Alpha发现。Omega也会主动向他们请求帮助。

 

 

夜幕降临,围绕着中央山脉依山而建的王宫一半已浸没在夜色之中,奥斯兰多学校位于山脚,旁边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和清澈宁静的湖泊,不少学生喜欢趁着夜色出来走走。

克拉默特地挑了一条没什么人走的小路,在湖边坐了下来,欣赏着湖面上闪烁的星光。波光粼粼之间,他感觉内心无比惆怅。情绪焦虑抑郁也是Omega发情时的特征……想到这一点,克拉默就各种心惊胆战,脑子也不听使唤地乱了起来,还出现了幻听。

等等,好像不是幻听。

克拉默仔细地感受了一下,发现真的有人在唱歌,而且,还唱的很难听。他实在是坐不住了,循声走向那个方向。

“噜啦啦~噜~耶~”

这歌声真够糟糕的,克拉默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钻过一个灌木丛。然后他停下来拍掉脑袋上的枯叶,一抬头就发现,两条很长的腿正立在自己正前方。他条件反射地向上看,仰起脖子才看到那个高个子的头。

克拉默赶快从地上爬起身打了声招呼。对方不是很介意这个小插曲,对他点了点头,又重新唱起歌来。克拉默看见这个高个子正在地上拨弄什么东西,大着胆子走了过去,蹲在他旁边,“请问你在做什么?”

“烤肉。”对方言简意赅地回答,好像还对唱歌恋恋不舍。

克拉默看着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小铲子,把地上的土拨了拨,堆成一个小土包,然后把几片大叶子和一些枯树枝放在上面,然后那个男人又从怀里掏出一包肉,均匀地铺在叶子上,看起来是有备而来。克拉默看得津津有味,对方抬头看了看他,问道:“一起吃吗?”

当两个人开始分享烤肉的时候,话匣子就打开了。那个瘦高的男人是个Beta,叫做默特萨克,今天才抵达奥斯兰多学校,听说这里有一片美丽的湖泊,就急匆匆地跑来烤肉吃了。从他毛茸茸的脸上那享受的表情来看,克拉默很确定他非常喜欢这一项活动。

“你来这儿干什么呢?”

“我是理疗师啊,来这里帮助发情的Omega安全地度过学校里最后一段时光,然后他们就得上兵团去了。之后的路就得自己走啦。”默特萨克吃得满手都是油,砸吧砸吧嘴,拿旁边一片叶子擦了擦手。

听到是值得信任的理疗师,克拉默放下心来,“所以你会知道谁是Omega对吗?”

“当然。”

“怎么判断?”

“我有我的方式。”

克拉默捧着脸问道:“那你觉得我是不是Omega呢?”

“你啊,”默特萨克打量着他,“你不是。”

克拉默心说,好极了,连理疗师都这么说……

他站起来,突然发现视野中的树干都扭曲了,刚想表示疑惑,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克拉默眼前一黑,只觉得全身的皮肤顿时烧了起来,他痛苦得五官都拧作一团,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祸不单行,树丛一阵抖动,地面轰然作响,不知何处窜出来一只庞然大物,径直朝着克拉默撞了过来。那是石化兽,在森林里神出鬼没的恶魔,会对发情时的Omega产生反应并袭击他们。石化兽的身体由石头组成,每一步都沉重得地动山摇,要是被撞上就没命了。

默特萨克一脚踩灭地上的火焰,一手扛起克拉默,飞身躲避开那头猛兽的攻击。从这个状况来看,克拉默是Omega没跑了。嗯,那刚才怎么会判断失误呢……默特萨克一边躲着石化兽一边想,一定是吃烤肉吃得太专注了。

在发情时Omega的吸引下,空间中的能量都往这个方向聚拥而来,湖水泛起涟漪,树林沙沙摇晃。在一片荡漾的湖光之中,默特萨克找到一小片空地落脚,将神志不清的克拉默放在自己身后。

那把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铲子在他手中变形了,一道闪光之后,他手中握住了一杆长长的魔杖。默特萨克口中念念有词,吟诵咒语,催动法杖的能量运转——本来理疗师是不必战斗的,但因为常年跟Omega打交道,为了在Omega被石化兽袭击的时候保护他们,每个人也必须有一定的战斗能力。

雷光在法杖顶部噼里啪啦地闪动,光芒越来越强烈,仿佛照亮了整片森林。这蓝紫色的光芒令石化兽不敢贸然靠近。默特萨克稳稳地站在低气压的中央,当头顶的雷球凝聚成形时,他挥动法杖朝石化兽一指,一道雷光瞬间击出,将怪兽由石头组成的庞大身躯击得粉碎。顿时间细小的石头四处飞溅,默特萨克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克拉默,免得他被飞石打伤。

两小时后。当克拉默重新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还活着,他都快哭了。

“发情太难受了,我刚才肚子好痛,头也好痛,课本上都是骗人的。”

坐在树根上的默特萨克拍拍他的肩膀:“第一次嘛,难免的。恭喜你长大了。”

克拉默对着湖面绝望地喊:“妈妈,我下辈子不想做一个Omega。”

默特萨克笑道:“Omega是没有妈妈的,只有两个爸爸。”

“我真的很想做一个正常的Beta。”

“你可以伪装成一个Beta。”默特萨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金属片贴在他的耳朵后面,“这样接下来几天你的能量波动就会被掩盖起来,石化兽和Alpha都不会感觉得到。”

克拉默还是无精打采:“我想一辈子就这么伪装下去好了。”

默特萨克思考了一下,说了一句话,让克拉默重拾了生活的信心:“我有个朋友是个Omega,的确一直在伪装成Beta生活,现在也过得挺好。”

在遥远的地方,默特萨克的那个朋友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他抽抽鼻子,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门,继续埋头画手中的设计图。

 

 

半山腰的王宫之中。

急促的脚步声在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中回响,穹顶是一幅接一幅精致的油画,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炉火噼啪作响的声音,糅合着整个城堡内部的齿轮运作声,听来像是藏在视线死角的侍从在窃窃私语,回头时却又空无一人。

勒夫在动能炉前面召见诺伊尔。

动能炉是将位于中央山脉深处的中心能源的能量引入奥斯兰多文明的转换设备,普通的机械是不能够直接采用中心能源的能量的。制造它耗尽了几乎整个Alpha种族的精力。现在,整个王国内通过管道将动能炉转化的能源传递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为机械充能的流动能源站非常普及,无论是锅炉还是武器,都需要在能源站充足能量,方能使用。

而动能炉和中心能源的对接管道口,是石化兽袭击的重要部位。那里需要有强大的Alpha进行日夜镇守(Beta的体质无法进入中央山脉的深处),否则一旦被石化兽破坏,后果将非常可怕。

而诺伊尔,作为奥斯兰多王国第一强大的Alpha,已经在深山里守护了三年,从未出去过。

动能炉准确意义上并不是一个炉,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这是一栋中空的圆形建筑,估摸占地千平方米。螺旋状的楼梯蜿蜒在建筑的墙面上,沿着楼梯一路往下,深不可测,仿佛通往地狱。

在建筑的正北方,有一处小小的观望台,王族常在这里约见会谈。勒夫和诺伊尔并排而战,俯视犹如深渊一般的洞穴。

“你是王宫内最强大的战士。”

诺伊尔说:“我不是。”

“的确,若算上Omega加成的综合实力,你不如其他有伴侣的Alpha。”勒夫抬起那双灰色的眸子,“但就单体战斗力来说,你是最强的。”

诺伊尔沉默地点了点头,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这几年来他的落寞都写在脸上,但面对进犯的石化兽从不手软。勒夫说道:“孩子,你可以考虑找一个Omega结合,他会带给你更强的力量。”

诺伊尔断然拒绝:“不,我不需要。守护动能炉,靠我自己就可以了。”

他望着勒夫,大概是难以拒绝对方的好意,叹了口气说道:“我的爱人,我和他走散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可我又不能离开这里。”

勒夫说:“我找你来正是为了此事。”

他的目光充满慈爱:“你已经在这里守护了三年。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去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回来。”



TBC.


更新(2) 戳这里

热度 ( 119 )
  1. Hyukyaner短短的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