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警员故事(1)

小波的警员装真是美美美……


作为一个去了台北百万人倒数跨年现场的人,为上海外滩的遇难的人们默哀。同样美好的年龄,他们永远停留在了那里,而我们还能享受生活,不由得感觉自己很幸福。

也谢谢新一年继续和我在一起的大家!~我们都和心爱的DFB在一起!~开心地等着球员们回归~!!



本期主题为:事故现场 

CP什么的,友情也算吧~木耳、猪波、红短,姥爷和麦子出没

 



上一章:戳这里


1.厄齐尔巡警和穆勒消防员之拯救老奶奶

 

这一天下午,有一位老奶奶突然在马路牙子上摔倒了,生死未卜,把周围的人都吓得不轻。

下班回家的消防员穆勒刚好路过,义不容辞地冲上前。他以急救的方式检查了一下,发现老人急需人工呼吸,就在旁边脱起了工作服。这时候,身着警员制服的巡逻警厄齐尔走了过来,迷茫地看着地上的老奶奶和旁边穿着橙黑相间的工作服的穆勒。

穆勒冲他打招呼:“嗨,你是负责这一片的巡警吗?”

“是的,这是我负责的区域。”厄齐尔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老奶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站着没动。

“这位老人摔倒了,急需帮助。”

“噢……”

“得人工呼吸。”

“这样啊……”厄齐尔警员磨磨蹭蹭地走上前,他从来就不是个主动的人,但作为一名巡逻警,纵然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上了。

他看了看穆勒:“那你脱衣服干什么?”

“穿着制服不方便啊。”穆勒把厚实的消防员队服叠起来交到厄齐尔手上,“帮我拿一下。”

厄齐尔心里一震,难道穆勒并不是让他来做这个麻烦的工作,而是要自己上。想到这里,他带着一丝感激地看着穆勒,对方朝他会意一笑,仿佛看透了他心里所有的情绪。

看着穆勒卖力而专业地进行急救工作,一贯都在神游的厄齐尔,对陌生人难得地萌生出了好感。他把消防员队服抱在胸前,站在一旁,觉得消防员真是个好职业,自己可以考虑换换岗位了。

老太太终于醒过来并被随后到达的救护车送走之后,穆勒从厄齐尔手中拿过自己的队服,笑嘻嘻地说:“对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自己来做人工呼吸而不是让你来吗?”

“为什么?”厄齐尔好奇地问。

“是这样的,警员先生,因为你眼睛太大了,我怕这位老奶奶在人工呼吸的过程中突然醒过来,那时候你们的脸贴得那么近,她一定会被你的眼睛吓坏的。”

厄齐尔顿时语塞,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穆勒半天,说道:“消防员先生,我也觉得人工呼吸确实比较适合你。”

“为什么?”穆勒好奇地问。

厄齐尔说:“你的嘴长得那么大,不用来人工呼吸实在太浪费了。”

 

 

2.默特萨克防暴警和戈麦斯消防员之没信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体优势,但是在某些职业上,这种身体优势反而会拖累他。

默特萨克作为一名防暴警察,个子太高,重心不稳;戈麦斯作为一名消防员,肌肉太强壮,不够灵活,容易受伤。自从走上岗位,他们都无时无刻不被困扰着,勒夫队长在派遣他们去事故现场的时候也会有所顾虑,他们并不是首选的队员。

大家私下里会开玩笑说,他俩的身高和肌肉要是能分给拉姆和穆勒一点就好了……

这让他俩对自己很没信心。

总之,为了变得更稳健、更灵活,默特萨克和戈麦斯都比其他队员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们天天跑步、做拉伸、做大量基础训练,虽然说个头和肌肉都不太可能缩下来,但是他们确实努力朝首选队员靠近着,希望能够在现场发挥自己的作用。

柏林跨年夜有一场盛大的烟花倒数,六月十七大道附近已经挤满了人,目之所及处密密麻麻全是人头。这一夜几乎所有的防暴警和消防员都出动了,他们分散在人群当中帮助维持秩序,警惕着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跨年倒计时,人群高喊五、四、三、二、一……就在绚烂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开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有歹徒持刀冲入人群之中,顿时一片尖叫声此起彼伏,人群开始骚乱,本能地想要往外逃跑,但是身体和身体紧贴着,根本动不了,一被推挤,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一层人压在另一层上面,最下面的人动弹不得,近乎窒息。

踩踏引起更令人恐慌的连天哭喊声,引发恐慌的暴徒还在人群中逃窜,骚乱的浪潮很快蔓延到默特萨克所在的人群区域,他马上展开行动。默特萨克高出人群一个头,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他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那把明晃晃的刀子。他试图过去抓住他,却又发现自己这个视野高是高了,却完全看不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在这种拥挤的环境下,根本过不去。

这时候他看到了不远处一身醒目的消防队员服,是身体强壮的戈麦斯消防员。默特萨克马上冲他比划那个方位,让他过去。

果然,以戈麦斯的强壮,很快就开了一条路,冲过去抓住了持刀的歹徒。默特萨克朝他大喊,戈麦斯虽然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也回过头微笑示意了一下。

此时,他们都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3.施魏因施泰格交警和波多尔斯基交警之飞机事故

 

 

“喂?”

波多尔斯基抄起对讲机,一阵嘈杂声过后,施魏因施泰格清晰的声音传来。

“是我。”

波多尔斯基忍不住笑了:“不自报警号的家伙,我当然知道是谁。”

自从上一次在高速公路上认识那个开直升飞机的交警之后,波多尔斯基的生活中就多了一把因公徇私的声音——整天没什么事就在对讲机里呼唤他,然后两个人一直聊到被监听对讲机的交警大队队长巴拉克警告的施魏因施泰格交警,也是蛮任性的。

波多尔斯基发现,有别于酷炫的外表和飞机驾驶员的身份,施魏因施泰格是个内心很柔软敏感的人。他经常跟波多尔斯基讲早上出门上班时遇到的邻居家小狗,是如何在草地上晒着金灿灿、暖融融的太阳;商店街门口放的八音盒像流水一般动听;今天哪个女警员又遇到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向他倾诉,而他自告奋勇,要帮她在给儿子选幼儿园这件事上做出选择。

“我打算今天下午下班了去那两所幼儿园逛逛。”

“你真是个老好人,我陪你一起去吧。”波多尔斯基说,“不过你还真是业务繁忙。”

“是啊。”施魏因施泰格叹口气说,“最近飞机开太多了。”

“那你还打给我?”

“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想到以前那些无厘头的对话,波多尔斯基坐在警车驾驶位上,摸了摸鼻子,不由得笑出声来。最近几个月,本市的交通事故率有所上升,他们也随之忙碌起来,这种轻松愉快的聊天真是繁忙生活中的调剂品。虽然被巴拉克队长再三警告,但是两人还是偷偷地用对讲机打电话,一听到施魏因施泰格的声音,他就心情很好。

这时对讲机里传出了他熟悉的那把嗓音,“卢卡斯,我想跟你说……”

“你说。”

又是一阵电流噪音,随后施魏因施泰格在对讲机那头说:“飞机控制不住了。”

波多尔斯基花了三秒才从聊天时的慵懒转为事故突发时的震惊:“什么?!”

“是的,你听我说,飞机要控制不住了。从目前的方向来看,它正在失控撞向一栋居民楼。”

他的语气很平静,和说着“要去幼儿园”时一模一样,但内容令波多尔斯基骤然恐惧,死神的魔爪正在靠近施魏因施泰格。

“巴斯蒂安!”波多尔斯基着急地大叫起来,一抬手就启动了车子,“你在哪里!”

施魏因施泰格念了一遍地址,接着说:“其实你不用过来的。我想它很快就要撞进去了。”

“你坚持住!”波多尔斯基不管不顾地发动了车子。

“真的不用过来了,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而已。”

波多尔斯基没回话,他在全神贯注地开车,力图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事故现场。他打开警笛,在交通堵塞的十字路口着急地打着喇叭,恨不得飞过去。红灯的秒数一点一点变化,时间从来没有比现在更难熬。这个时候,坐在一辆破破烂烂的警车里的波多尔斯基,多么希望自己就是开直升飞机的那个人。

直升飞机……直升飞机……他不敢想象现在直升飞机是否已经坠毁,而里面的那个人,施魏因施泰格……

同样是飙车,波多尔斯基很少有如此情绪波动的时刻,他横冲直撞地赶到那条街,却没有看到想象中残骸满地的场面。他又惊又喘地下了车,朝着前方走去。一小圈人围在居民楼下指指点点,一个戴着警帽的家伙背对着他站在那里,警徽很神气。

波多尔斯基一把拍上他的肩膀:“兄弟!你没出事!”

施魏因施泰格回头冲他笑:“我当然没出事啊。”

“那飞机呢?”

“哦,那是一架遥控飞机。”施魏因施泰格指着天空说道,“一个小孩子操控失误,它撞到了居民楼里。你看,那个窗户碎了。”

“……”

波多尔斯基哑了一会儿:“那你为什么……?”

他又发现,在刚才的对话里,施魏因施泰格也没骗他。的确是“飞机”出了事故。这么一想,倒是自己太过于激动了。施魏因施泰格还在看着他,波多尔斯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傻傻地抬起头。

施魏因施泰格笑吟吟地、用对方极为熟悉的语调说道:“因为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啊。”

 

 

4.拉姆消防队长和杜尔姆消防员之喊名字

 

上回也说到,德国市民对消防员是很崇拜的,在“最想成为的职业”票选中,帅气的消防员排在第一位。

当消防员完成任务的时候,走在街上,接收到的都是来自夹道市民的热情欢呼,对帮助过自己的人,他们会高呼他们的名字——特别是上过周刊封面的托马斯·穆勒。久而久之,这种欢迎就有了点儿迎接英雄凯旋的意思,成为了本市仪式性的活动。

杜尔姆作为一个新人消防员,第一次见到这阵势,觉得既有趣又羡慕,因为他是新人,没多少人知道他是谁,于是便跟在老队员的后面,边走边默默听着市民们喊的名字。

“一、二、三,托马斯——”

“穆勒!”少女们尖叫。

穆勒消防员笑得一脸褶子,向大家挥手致意。

杜尔姆低下头,发现拉姆队长正走在自己身后,便慢下脚步跟他并肩。

“怎么了?”拉姆把头盔抱在手里问他。

“嗯……”那种羡慕被人群呼喊的心情当然不能说。

可惜拉姆队长一眼就看出来了,“慢慢来,以后他们会喊你的名字的。就算没人喊,至少有你女朋友喊你。”

杜尔姆摇着头:“我没有女朋友。”

拉姆调侃道:“那如果现在周围有小姑娘喊你的名字呢,要不要交往试试?”

“那不可能,她们都……不会喜欢我。”在大街上聊到这个问题,杜尔姆局促不安起来,赶快把话题又引回到队长身上,“队长,她们肯定比较喜欢你。”

拉姆笑了出声:“女孩子怎么可能喜欢我!她们喜欢的明明是托马斯。会喊我名字的都是小孩子。”

“那不就跟我一样嘛……”杜尔姆这么想道。他看了看拉姆的脸色,发现对方是认真的,皱起来的眉头虽不甚介意,但也透露出一点点无奈。此时,他觉得自己更了解队长了。

两个认为自己不被女性群众喜欢的男人就那么低着头,在人群欢呼的浪潮中,不吭声地走着。

杜尔姆突然后撤几步,跟拉姆拉开距离。身边的位置骤然松开,拉姆条件反射地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退后的杜尔姆。

大男孩目光坚定,把手在嘴边捂成喇叭状,朝着他大声喊:“菲利普——拉姆!”

“啊?”

杜尔姆小跑几步过来,很开心地对拉姆说:“你刚才说喊你名字的都是小孩子,现在不是了吧。”

拉姆愣了愣,大笑:“可我当你也是小孩子啊。”

杜尔姆刚想争辩,拉姆队长已经转身走了。他只好赶快跟上去,心里默默地又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


TBC.


捞一下给大家送明信片的链接,快来回复呀~  戳这里

热度 ( 1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