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无聊日常』一个小游戏

大家圣诞快乐!


这个贺文的主要目的是:教会大家玩这个游戏~CP啥的都是浮云


 

 

圣诞节Party上,各位球员在酒饱饭足之后围成一圈,开始玩一个游戏。

每个人脑门上贴了一张纸,自己看不到,别人都能看到。

游戏规则是,既要引诱别人说出脑门上那个词,又要避免自己被别人引诱得说出那个关键词。只要说出自己贴的那个词,就会出局。


 

第一轮都是老队员。大比给大家贴好纸,宣布情景是:在德国队更衣室,穆勒找不到自己的护腿板了。

穆勒头上贴的关键词是『不开心』,拉姆是『别难过』,施魏因施泰格是『我懂你』,波多尔斯基是『在我这』,克洛泽是『慢慢来』,默特萨克是『不知道』。大家都只知道别人的关键词,不知道自己的。

游戏开始。

穆勒非常入戏,连说了三遍:“我的护腿板呢?我的护腿板呢?我的护腿板呢?”

大家马上开始攻击默特萨克,为了让他说出“不知道”这三个字,全都齐刷刷地问他:“佩尔,你觉得呢?”

默特萨克也不傻,一把扯过波多尔斯基:“我看到了,在他那儿。”

波多尔斯基笑着推开他:“别闹了,怎么可能。”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施魏因施泰格,“巴斯蒂,你懂我的,对吧?”

施魏因施泰格跟着说了一句:“是的,我懂你。”

施魏因施泰格,出局。

惩罚是喝掉一杯葡萄酒混XO酱的恶心饮料。

 


看到副队长的惨状,大家都越发小心翼翼,互相地试探起来。

拉姆揽着穆勒的肩膀,关怀地问道:“托马斯,你的护腿板丢了,现在有什么感受?”

穆勒大大咧咧地说:“想吃东西。”

拉姆:“哦,佩尔,你能去拿点儿食物来给托马斯吗?”

默特萨克:“好。”

拉姆:“从这儿往外走第一个门外面走廊右手边的那扇有窗户的通道穿过去下楼两层再出来第一个拐弯直走在走廊尽头右边第三个门。知道地方了吗?”

默特萨克硬着头皮说:“知道了。”

拉姆:“那快去拿吧。”

默特萨克:“……等等,真的要去吗?”

波多尔斯基:“要啊,当然要。而且你不是都知道在哪儿拿了吗?”

为了不输掉比赛,默特萨克只能去拿了,结果走迷路了,两小时没回来。

 


剩下四个人继续互相攻击。

克洛泽:“托马斯,除了吃东西你还想干些什么?”

穆勒:“赶快离开这儿。”

克洛泽惊讶地问:“为什么呢?”

穆勒抓住克洛泽的手臂,瘪着嘴说:“我觉得护腿板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我一刻也不能离开它。它陪我度过了球场上的岁月,就像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我想要买一大筐护腿板,今天就去。可我怕我买不到,今天是圣诞夜,商店都关门了。我想去商业街,那我需要开车开三十分钟,可我又已经喝了酒,只能走路过去了,那我得走两个小时,这还是跑着去,现在冬天这么冷,我想,在大街上的人一定会嘲笑我的!”

克洛泽已经完全被穆勒的一大堆话砸晕:“别着急,慢慢来。”

克洛泽,出局。

惩罚是穿着西装倒立10分钟。

 


比埃尔霍夫宣布,由于是第一次游戏,半数人出局则剩下半数人胜利。

穆勒、拉姆和波多尔斯基携手获得了本局游戏的胜利。

 

 



第二轮游戏时,由于大家已经有了第一局的经验,这次的关键词都比上一次要难,并且最后只有一个获胜者。

大比宣布情景是:大家讨论拿了奖金该怎么花。

胡梅尔斯贴的是『一起去』,赫韦德斯的是『我也是』,诺伊尔是『无所谓』,罗伊斯的是『出去玩』,格策的是『不可能』,许尔勒是『挺好的』,德拉克斯勒是『我不管』

大家想让罗伊斯说出“出去玩”三个字,就问他:“马尔科,我们都觉得你挺擅长花钱的。你来说说你的计划?”

罗伊斯十分豁得出去,一拍桌子说道:“有了钱,当然是先把马里奥给包养下来。”

格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

格策,出局。

惩罚是裸露上身在大厅内行走三圈。

 


胡梅尔斯继续着这个话题:“说起来,我觉得贝尼呢,是个能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十分有序的人。他在如何花钱方面一定很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赫韦德斯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经验可谈,但是听说马茨经常一个人到夏威夷自己买下的海边别墅度假?”

德拉克斯勒跟着起哄:“哦哦,一个人去!不带我们这些Bros!”

一贯高富帅形象的胡梅尔斯不好意思了:“那我下次请大家一起去……”

胡梅尔斯,出局。

惩罚是吃下一整盘孜然粉。

 

诺伊尔说话了,目标是德拉克斯勒:“朱利安,你有什么想法?你觉得海边好呢,还是滑雪好?”

德拉克斯勒说:“滑雪好。”

诺伊尔问:“那贝尼呢?”

赫韦德斯说:“我比较喜欢海边。”

诺伊尔调侃德拉克斯勒:“你看,贝尼比较喜欢海边。”

德拉克斯勒:“那我不管!!贝尼去哪我就去哪。”

德拉克斯勒,出局。

惩罚是……

还没开始惩罚,赫韦德斯就急了,说道:“我也是,跟朱利安一起去滑雪也好的,不一定要去海边。”

赫韦德斯,出局。

惩罚是两个人一起跳十分钟的兔子舞。

 


场上还剩下『无所谓』的诺伊尔、『出去玩』的罗伊斯和『挺好的』的许尔勒。

许尔勒到目前为止还没说话,大比提醒他一定要说些什么,不然就要出局了。许尔勒想了半天,说:“马尔科,你上次说要带我去跳滑翔伞的。”

罗伊斯说:“哦,好啊,那就去吧。”

他又看着诺伊尔,说:“对了曼努也一起去吧。”

诺伊尔:“好啊。”

罗伊斯说:“对了,说起来那个滑翔伞是两人一把的,我和安德烈一把,曼努只能一个人一把了。滑一次是九十分钟,你不介意一个人度过这九十分钟吧?”

诺伊尔心里被“一个人”这三个字刺痛了一下,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一个人有什么的,我习惯了,无所谓。”

诺伊尔,出局。

惩罚是穿上泰迪熊的玩偶服装,到大街上去恐吓路人。

 


现在是罗伊斯和许尔勒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罗伊斯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安德烈,现在只剩我们两个,我们就说点心里话吧。其实我一直特别自卑。”

许尔勒紧张起来:“啊?你自卑?为什么?”

罗伊斯说:“因为我觉得我唱Justin Bieber的歌唱得很难听。”

许尔勒说:“我真的觉得你唱得挺好的啊。”

许尔勒,出局。

惩罚是被人在脸上写下“我是笨蛋”几个大字。

 

 

比埃尔霍夫采访最后赢家:“你觉得这个游戏获胜的关键是什么?”

罗伊斯一脸轻描淡写的表情:“这个游戏,当然是没节操的人容易获胜啊。”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