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警员故事之人设篇(2)

欢乐向警员日常。能P的图都P了,他们只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一群人~

Tips:

    1.波波这套图太美了舍不得一次发完!

    2.本次有四个故事~~


上一章:人设(1)戳这里




<<< 波多尔斯基的故事  1.『交通警察』



“AHA,兄弟,你犯事儿了。”

波多尔斯基俯身趴在一辆拉风的敞篷跑车上,推了推脸上的平光眼镜,故作严肃地说道。

当你在街上开着车被拦下来,一位身着灰黑色制服的警察敲着你的车窗对你比划的时候,正常人多少会有些害怕,只不过这一位警察好像……无论如何都让人害怕不起来。

“我犯什么事了?”

敞篷跑车的车主施魏因施泰格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镇定自若地问道。他凑过身子,和趴在自己车上的那位警察距离只有十公分,两人的脸几乎都快挨上了,大眼瞪着小眼。这个警察长的挺好看,不过那神秘兮兮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警察,倒像是黑帮来接头的。而车主呢,身上的阿玛尼西装标志闪亮闪亮的,金色头发胶得帅气无比,一看就是有型有款的有钱人。

警察波多尔斯基咳了一声,压低了音量。他的声音本就低沉而富有磁性,再压低之后就更加震得人耳朵发麻。“你车上可能有……违禁品!我要检查一下。”

施魏因施泰格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把尾音拖得很长,转头四处看看没人,又凑到波多尔斯基的耳边:“警察先生,那我跟你说两件事。”

“AHA,什么事?”

施魏因施泰格用调侃般的语气说:“一,你是交警,从警察权责上来说,你没权利查我的车。二,你连交警袖标都戴反了……”

他有些遗憾地伸手帮波多尔斯基整理了一下袖口。而波多尔斯基原本严肃的脸一下就笑了开来,也没有不好意思,承认道:“AHA,这都被你发现了。”

“兄弟,下次想找我搭讪,记得把警服穿好了再来。”施魏因施泰格酷酷地说,他重新启动了车子。

波多尔斯基大笑,伸手把一张超速罚单拍在挡风玻璃上,“你以为我很想找你吗?我是交警,刚才你超速驾驶了。下次记得别开太快。”

“噢。”施魏因施泰格无奈地摇摇头,“如果你知道我的职业的话,你一定能理解我平常驾驶为什么会超速的。”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交警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依旧笑得肆无忌惮。

“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跑车车主自信满满地说。

 

 

在德国,警笛不会轻易响起,但是一旦响起来就是震天动地,方圆几公里都能听见。

他们在追捕一辆超速行驶肇事逃逸的跑车,那辆车眼看就要驶上高速路,波多尔斯基开着警车紧紧地咬着它。他是交警里车开得最快的,但是还是被跑车逐渐拉开距离。

对讲机里的队友问他是否要放弃追逐,直接到高速路口进行拦截。

波多尔斯基:“肯定要追啊!”

队友:“可是你追不上的。”

波多尔斯基:“让我试试再说!”

队友:“好吧,如果你追不上的话,我们就要换用其它拦截手段了。”

波多尔斯基警员吹了声口哨,义无反顾地开上了高速,跟着那辆跑车一路狂奔、超车、贴着旁边的车险而又险地擦过。他倒是玩得特别开心,就像玩游戏一样狂打着方向盘,边用力踩油门边爽快地大笑,一点儿也不在意路上被狂飙的警车吓尿的车主们。

两人较量了十几分钟之后,警车眼看就要追上肇事的跑车,但还是差了一个身位。

波多尔斯基已经把油门踩到最深,无奈地看了一眼仪表盘,指针已指向最右,在那儿摆动不停。速度已经是极限了。实际上,为了节省经费,联邦德国各州的警车基本都是用二手旧车改造的,根本跑不快。他只能看着那辆跑车又拉开了距离。

队友:“还追吗?”

波多尔斯基:“(大笑)不追了不追了,不好玩,开个破车去跟跑车竞速,我也是挺傻挺天真的。”

这时候对讲机里传出一阵陌生的笑声,另一个声音说:“你确实挺傻挺天真的。你叫波多尔斯基警员吗?”

“AHA,it’s me!”

“刚才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对方的声音冷静自信,几乎能从他的语气中想象到他的表情。

波多尔斯基减缓速度,好奇地问:“你是谁?”

“交警,施魏因施泰格,接下来由我驾驶直升飞机进行拦截。”

此时,地面上的波多尔斯基突然感觉自己的车身被阴影笼罩了,突突突的螺旋桨呼啸而过,巨大的声音淹没了他。他探出车窗外抬头看,一辆直升飞机正从头顶飞过,朝着前方的肇事跑车而去。

波多尔斯基在风中眯起眼睛,扬起手,远远朝对方比了个大拇指。坐在直升飞机驾驶舱里的那个人,也竖起三根手指,给他回了个OK。




<<< 克洛泽的故事  1.『警犬把把』

 


如果说警察学校里的场景,总是一群身着黑色警服的男人踏步前进,画面铁血有余而柔情不足,那么每天上午九点,警犬专业的警员带着一大批小警犬在草地上散步的时候,画风刷地一下就变了。

毛绒绒、软趴趴、圆滚滚、刚出炉(划掉)刚出生不久的德国黑背们,眨巴着闪亮的大眼睛,在和煦的阳光下撒欢奔跑,在柔软的草坪上打滚。克洛泽警员指挥着它们坐下站立,或跑或跳,跟小警犬相处得极为融洽。警犬们都喜欢挤到克洛泽的怀抱中蹭蹭,他抱着好几条小狗坐在地上的样子,让人感受到了生命的暖意。

有些其他警员也想玩狗,结果被那些黑背凶巴巴地一顿狂吠,吓得赶快收回手去。

警犬跟克洛泽的感情深厚,他握着警犬的爪子往前伸:“不怕,它们牙还没长齐,咬人不疼的。”

在克洛泽的帮助下,大家尝试着跟狗接触。照顾警犬是很花时间和精力的工作,还需要付出很多的爱,这不比巡逻和训练要轻松,粗手粗脚的汉子们都对温柔细腻的克洛泽警员佩服不已,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警犬把把”。平时克洛泽警员也是个脾气很好的男人,大家都很喜欢他。

混杂在人群中的新人克罗斯踮起脚尖围观,他其实也很想摸一摸警犬,但是由于脸太宽挤不进去,只能在外围着急。

他心中祈祷着:神啊,请让克洛泽警员看到我吧!

那一刻,他的祈祷生效了;

那一刻,克洛泽警员被阳光照得透明的灰绿色眸子朝向了他。

那一刻,克罗斯感觉到心脏被柔情化为了一汪热水。

那一刻,克洛泽警员微微招手,让克罗斯过去。

人群分开两边,留出一条通道,克罗斯在草坪上一步步走向那群狗和那群狗中间的克洛泽警员,幸福地都快哭了。

然后,新人克罗斯快乐地成为了警犬们的铲屎官。




<<< 罗伊斯的故事  1.『合影』


 

在德国当警察是很辛苦的。

首先,肯定要能扛枪抓坏人,所以要体格好、技术强;其次,高科技电子设备很多,所以还要有科技敏感度。再来,警察还要给婴儿喂奶、帮老太买菜、给居民找孩子、劝开吵架情侣,所以要有亲和力,要耐心。最后,警察还得定期给居民科普防盗常识,每次都要演点科普话剧什么的,所以还得有表演天赋。

但是德国警察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颜值高。

就拿罗伊斯警员来举例子吧,他每天干得最多的事情,既不是抓小偷也不是处理纠纷,而是和路人合影。只要他走在路上,总会时不时地出现那么两三个小姑娘,红着脸来找他合影。有些歪国游客不知道他是真警察还是cosplay爱好者,总会好奇地过来问:“你是演员还是警察?我能跟你合影吗?”

虽然很爱耍帅,但是作为一个专职警员,生活中只有帅就没意义了。罗伊斯觉得合照很烦,天天盼望着能有点别的事情干。

终于有一天,一个年轻人来找到了他,急急忙忙地问道:“警察先生你好,你能帮帮我吗?”

罗伊斯义不容辞:“快说,我一定帮。你叫什么?”

“格罗斯克罗伊茨。”

罗伊斯:“你有什么事?”

大十字:“你有配枪吗?”

罗伊斯:“我有。你要干嘛?”

大十字:“枪法怎么样?”

罗伊斯:“还不赖。你要干嘛?”

大十字:“你觉得使用枪械是件容易的事吗?”

罗伊斯:“喂小子,你到底要干嘛?”

大十字:“你知道附近哪座山人烟稀少吗?”

他口中一直在说奇怪的话,加上长相凶恶,手还一直放在裤袋里,叫人不得不怀疑。罗伊斯十分警惕,右手悄悄摸着腰部携带的配枪,时刻预备着制服对方。

只见这位青年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罗伊斯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噢,其实我只是想跟你合个影。”

那一瞬间罗伊斯有点想骂人。

格罗斯克罗伊茨又接着说:“是这样的,警察先生,我有个朋友刚刚去世,他生前最想看的就是我拿着枪的样子,可我一直都考不上警校,所以我就想和你合个影……他在去世前告诉我,让我一定要把照片在一个风景优美、人烟稀少的地方烧成灰,让风带给他。”他感慨道,“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也能看到我的照片。”

罗伊斯大受感动,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努力考,等你考上了警校,我跟你天天合影。”

“我真的能考上吗?”

“一定没问题!我陪你一起练!”

后来,在罗伊斯的陪伴下,格罗斯克罗伊茨真的考上了警校,而罗伊斯也兑现了他的承诺。现在只要打开格罗斯克罗伊茨的instagram,会发现里面满满的全都是和罗伊斯的合影。






<<< 穆勒的故事  1.『滑杆技术』

 


穆勒是一名形象深入人心的消防员,在他登上本地某期生活杂志的封面之后,许多男孩子都以他为榜样,立志成为一名帅气的消防员。

照片上是这样的画面:一根六米长的杆子夹在一栋起火高楼的窗口,穆勒从杆子上滑下来,动作流畅地腾空跃出。那一刻的穆勒别提多帅了,虽然照片上张大了嘴的表情看起来有一点搞笑,但是所有的少女都指着杂志封面飞出了爱心。

这期杂志出来之后,所有的消防员都有意识地练习起滑杆技术,并向穆勒消防员讨教如何才能滑得更帅。

训练的时候,穆勒还经常一边滑杆子一边在嘴里唱:“

救援的路上,我情不自禁,在这光滑的杆上,摩擦!

摩擦摩擦!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杆上,摩擦!”

一时间,摩擦之歌火遍了全队。所有人都有可能随时随地开始唱,吃饭的时候也唱,跑步的时候也唱,洗澡的时候也唱;每次只要一听到这首歌,默特萨克消防员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跳舞;每次只要一看到默特萨克跳舞,新人克拉默就会两眼发晕;每次克拉默两眼发晕,他就会去掀拉姆队长的头盔。

拉姆队长:“?!”

最后他终于受不了了,对队员们再三强调道:“你们不要学穆勒滑杆子,以后都给我走楼梯去,安全又保险。”但他的话收效甚微,大家依然很欢乐地唱着摩擦之歌。

这一天出任务的时候,穆勒又一次帅气地从杆子上滑下来,突然跪在了地上。队员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快冲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只见穆勒捂着自己的裆部,痛苦得面容扭曲。

所有队员在心里为他的〇〇默默地点蜡。

拉姆过去把他扶起来,冷静地说:“在这光滑的杆上摩擦过度了。”






TBC.


已更新(3) 戳这里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