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实验室教授的学生时代(4)

DFB实验室的那些教授们(1)-(7)加特别篇和完结篇 ←这是正文

DFB实验室教授的学生时代(1)-(2)-(3)+  厄齐尔特别篇


写着写着写回到教授们去了……

文力依旧埋在大明湖畔……就当混更攒人品吧……


16.

 

前几天学校的教授们踢了一场足球赛,默特萨克教授由于转身太猛,把腰给闪了,但他依然坚持不懈地给生物系的学生们上课,只是请了拉姆教授来帮他板书。

至于板书这种小事为何要请拉姆教授,而不是请他自己的助教来,原因就是,在这场比赛里拉姆表现勇猛,梅开二度,而默特萨克在防守这个在场上从后场踢到前场的小个子的时候用力过猛,腰一折就跪在了草坪上。

默特萨克悲伤地对拉姆教授说:“最近都不能跟猴子一起跳舞了,它们一定非常寂寞。”

“那一下转身,你的腰部角动量实在是太大了……”管理员一本正经地对老相识表示着同情,“不如我们来算一下?”

“太过分了菲利!我恨死角动量这个词了!”

拉姆教授憋住笑:“对不起。那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你帮我写板书吧。”

他们在办公室里聊天,窗外的走廊上路过外校的访问学者埃丁·哲科,他一不小心听到了这段对话,顿时都快哭出来——上次校际友谊足球赛他也和拉姆教授踢对位,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折腰,但是拉姆教授看也没看在地上翻滚的他一眼,径直就走开了。哲科教授痛苦地对施魏因施泰格教授表示,那一瞬间他确实听到了自己的心“哧”一下撕裂的声音。

而施教授好心提醒他:“那不是你的心撕裂的声音,是菲利普在路过你的时候嗤了一声。”

话分两头。

讲台上,默特萨克教授正在为同学们讲解一种微生物的培养条件,需要板书的东西很多,当拉姆教授写完满满的两面黑板的时候,发现由于黑板升降杆坏了,上面两块空白位置拉不下来,于是拉姆教授只好搬来张凳子,站上去继续抄写。

随着书写的位置越来越远,拉姆教授探出身子,用手臂勉强够着远处的位置。随着右脚一下踏空,他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全班惊呼,默特萨克教授反应很快,迅疾地一转身,伸出长臂接住了拉姆教授的身体。拉姆教授安然无恙地躺在他怀里。

代价就是,他的腰又扭了一下,这学期估计都好不了了。

“角动量太大了……”拉姆教授搀着他去教室上课,像个退休干部一样唠叨起来。

此时这个名词在默特萨克教授听来,好像有一点温馨。

 

 

17.

 

波多尔斯基教授很好奇地凑过来,看施魏因斯泰格教授最近研究的内容:横膈膜电位刺激与人脑愉悦感的相关实验研究。

施教授哗哗地翻着参考资料:“……所以说,刺激这个部位可以让人脑有愉悦感,甚至是面对着讨厌的东西。不过刺激人脑是有悖道德的,所以我们只会拿小白鼠做实验。”

“哦?你们要让人面对着讨厌的东西产生愉悦感吗?”

“对啊,比如一个学生对着让他担惊受怕的严肃的老板,在刺激下可能会产生快乐也说不定。”

波多尔斯基突然问道:“现场主试是你吗?”

“对啊。”

波教授笑嘻嘻地说:“那被试千万不能找我,否则不管有没有刺激,我一看到你就感觉心情愉悦,实验结果会很不准的。”

 

 

 

18.

 

本周对于厄齐尔教授来说是非常难过的一周。

当他连续两篇关乎领域前沿科技的论文发表在顶级期刊上之后,全球学者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包括诸多的质疑者。一旦年轻学者的成就引起注意,就有很多人铆足了劲在他的图表里玩大家来找茬,希望能发现造假的蛛丝马迹。

有人在网上撰文指出:厄齐尔教授有一个实验结果是其他实验室不可复制的,数据和图像有造假嫌疑。

由于质疑的人在学术界有一定声望,尽管很相信厄齐尔教授,皇家实验室也不得不着手调查。他们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让厄齐尔教授在孤立的实验室里重复那个实验,如果能做出之前发PAPER的那个结果,就证明他没有造假,数据真实可信,否则则会取消厄齐尔教授的论文发表资格。

厄齐尔教授一个人在那个实验室里呆了三天,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地出来,要求见赫迪拉教授。他一直被监控着,摄像机后面的人都在热议:难道是实验做不出结果,要请求支援?

赫迪拉教授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他好久不被允许见到厄齐尔,心中早就担忧万千,此刻扑过去,双手握住厄齐尔的肩膀,关切地说:“你还好吗?”

“不好。”厄齐尔说,“产率总是达不到之前的实验结果。我忘了之前的实验究竟有哪一步特别关键,这样下去我没法重复那个实验,论文要被取消了。”

“不会这样的,宝贝,不会的。”赫迪拉抚着他的肩膀,凝视他,努力地给对方传递着勇气。

“很久没跟你一起做实验了,连续发了好多篇PAPER都不是跟你合著,感觉离你越来越远,你会不会介意?”厄齐尔叹气道。

赫迪拉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当然不会,事实上我觉得我们一直在一起。”

他拉住厄齐尔的手指,将两个人的小钻石戒指并在一起。这是他们很久很久之前一起做实验时的成果,也是彼此相互陪伴的证明。

厄齐尔久违地露出笑容,他摘下赫迪拉的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很MAN地对他说了一句:“等我回来,我会很快。”

——如果我是试剂,你就是我的催化剂,无论我走得多远,你还是一如从前并等在原地。

 

 

 

19.

 

克洛泽教授作为有名望的理论物理教授,被邀请到欧洲联盟实验室的量子通信小组去进行长达一个月的合作实验研究,在这期间,他的学生克罗斯一个人独守实验室。

离开了导师,他每天的生活都十分单调。仿佛为了排解寂寞,他每天早上九点准时到实验室开始读PAPER,中午吃个饭回来继续读,读到晚上九点回寝室。唯一能给他带来点期盼的就是,回寝室后他可能会接到来自克洛泽的电话。由于这个项目争分夺秒,克洛泽没时间跟他多聊,但是寥寥数语却温情脉脉,让握着听筒的克罗斯感动不已。

他对罗伊斯说,他几乎能从“你今天读了几页PAPER”这种问题里感受到克洛泽对自己的关怀之意。言外之意是,他们俩都没有真正地表达过思念对方的心情,一次都没有。

“你走火入魔了。”罗伊斯如实评价道,“不如直接告诉他你有多想他?”

“这样做太唐突了。”

克罗斯否决道,此时电话响了,他从凳子上一蹦而起,飞快地拿起听筒。彼端传来克洛泽的声音,就像雨一样,在他心中的湖面激起许多水花。

“托尼,你知道量子通信的概念?”

“了解,克洛泽老师。”

“不需要任何传播媒介,直接将量子状态复制到另一个遥远的量子上,甚至可以在发送者毫不知量子状态的情况下,将量子的状态复制到接收者处……”

“是的,老师,发送者毫不知量子状态。”克罗斯傻傻地重复对方的话。

在信号的那一端,克洛泽温和地说:“所以,我已经感觉到了。”

克罗斯用力地捏紧了听筒,喃喃说道:“是的,老师……我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我很想你。”

 

 

20.

 

《经过拍照对比分析,戴眼镜的教授看起来比较攻》这个帖子在BBS上火了,每天都有不同大学的学生上传自己学校戴眼镜的教授的照片,楼层很快高达数千。

在餐桌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众教授们纷纷表示:天啊,学生们都怎么了,上课不好好听课竟然在偷拍老师?其他大学的学生就算了,我DFB大学学生怎么能这么不务正业呢。以拉姆教授为首,他们对这个校风问题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深入探讨,最后得出了一个“给学生们加点儿作业吧”的结论。

克拉默侧过身子,悄悄地对旁边的诺伊尔教授说:“是不是因为我们这群理科教授没一个戴眼镜啊?”

诺伊尔用手掌挡住手机浏览器打开的平光眼镜购物页面,对克拉默说:“嘘……”

过了几天,学生们第一次在实验室里看到了戴墨镜的厄齐尔教授。女生们当即掏出手机,闪光灯不断。

“上周末踢球的时候……眼睛被球撞了。”面对同学们关切的询问,厄齐尔教授小声地解释道。

这时罗伊斯和许尔勒助教走进了实验室,他们俩脸上也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伴随着一阵欢呼声,闪光灯啪啪地转向了他们。

“噢,上周末踢球的时候,我的眼睛被球撞了。”罗伊斯自然而帅气地对同学们挥着手。

旁边的许尔勒补充道:“绝对不是因为看了BBS上那个帖子才去买的墨镜。”

罗伊斯微笑着给了他一个肘击,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安德烈,你不自曝会死吗?”

“同学们,不好意思,我今天戴着眼镜是因为上周末踢球的时候……”

无巧不成书,胡梅尔斯教授也戴着眼镜走了进来,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很尴尬地看着他们。此时实验室里不像是站着一排教授,倒像是挤了一群黑手党。而刚到达门外的格策一看到这幅景象,就默默地摘下了自己脸上的太阳镜。

有一个人从他身后走过。格策没看见他,但是那个人清晰地看见了格策的身影。

BBS上那个《戴眼镜比较攻》的帖子里,有一层楼的回复被赞了三百多次。

“你们有没有发现DFB大学的博阿滕宿管一直戴着眼镜?”

博阿滕坐在电脑屏幕前,用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反射出了一道犀利的光。


TBC.



已更新 DFB实验室教授的学生时代(5)

热度 ( 117 )